1. Pi酷萌首页
  2. 观后感

PiKuMoe-《12勇士》好看吗?经典影评10篇

《12勇士》好看吗?经典影评10篇

  《12勇士》是一部由尼科莱·弗格西格执导,克里斯·海姆斯沃斯 / 迈克尔·珊农 / 迈克尔·佩纳主演的一部剧情 / 历史 / 战争类型的电影,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观众的影评,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12勇士》影评(一):人物塑造和缺乏人性探讨才是这部电影的硬伤

  在影院差点就错过这部电影,这部电影还是相当好看的,娱乐性非常高很容易抓住观众的注意力,在战争场面的渲染和音效上是极其出色的。如果说不足的话大概就是在人物塑造上略显单薄,导演很明显的想展示士兵之间对于队长的信任也点出了杀人后内心情绪复杂是因为人性,却在人性塑造和心理活动上功夫没下足。比如作为一名士兵亲自下战场面对恐怖分子死亡的几率是非常高的,而主角却以“不想违背承诺”为由拒绝写遗书,还有在队长明确说明“送死”这个概念后士兵们果断追随的态度让人不免觉得过于理想化了。如果说拯救大兵瑞恩等真正出色的战争片内核为反战以及人性挣扎上是极为出色的话,这部电影在人物挖掘上基本可以说是纸片化,甚至让人有“这是不是超级英雄片”的错觉也是因为这一点。电影需要的是提炼现实,而导演和编剧在人物塑造上是可以注入电影化表达的,这与是否是现实事件改编并无太大关联。鉴于它娱乐性实在高,7分肯定是有的。

  《12勇士》影评(二):战争不是儿戏,炸的支离破碎的有的是

  这部片子很好的为美国入侵阿富汗正名了!!!大义凛然的英雄主义,搞得你不攻打阿富汗就是跟天意作对一样。 单存影片出发,拍的蛮精彩的。战争场面火爆,几场攻坚战打的也十分漂亮,各式武器轮番上演,尤其是在山地骑马作战时的情景,太引人入胜了。而且塔利班传说中的国宝级武器喀秋莎也重装上演,加上美军空军轰炸的对峙场面,简直要震撼到逆天啦!!!

  基地组织制造的9·11事件失去了许多平民的生命,塔利班政权在阿富汗也是对老百姓犯下了滔天大罪,这样的组织就是恐怖分子。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对于残害百姓、扼杀文明、滥杀无辜的强权武装分子只能被定性为恐怖组织,必须被无条件的消灭干净!!!对待恐怖分子的态度只有一条:不妥协,不谈判,直接消灭。

  美国联合阿富汗地方武装北方联盟打着打击恐怖主义的幌子夺取塔利班政权,其实各自都有各自的如意算盘。塔利班极端政权是该被推翻,但推翻塔利班后的阿富汗迎来和平了吗,真正做到还政于民了吗,答案是肯定的:屁,都是屁(扯淡)!!!影片里有句话不错:“今天是盟友,明天是敌人,美国也会成为这里的一个族群。”老美推翻了一个政权,培养出了多支地方军阀,也包括建立自己的军事基地来达到自己的某些利益。

  看看阿富汗的现状,军阀并起,外国势力(以美国为首的北约组织)干政,本国各方势力的缠斗只为自己利益,所谓政府、联盟,脆弱的就像一张窗户纸,要不是伪政府的高管们有他们的美国干爹撑腰,估计下场好不到塔利班哪里去!唯一不变的是,百姓的困苦生活丝毫没有改变,真真是伤心秦汉经行处,宫阙万间都做了土。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回到影片。单从劲爆的战争场面来说,值得四颗星,确实是震撼到极致了。每一个美军士兵演绎得都跟魔鬼终结者似得,完全开启了战斗无敌模式,在枪林弹雨中死掉的都是阿富汗武装人员,12人在冲锋陷阵的激战情况下无一伤亡,只有一个解释,锤哥附体了,带着神域的伙伴们乔扮成美军打的这场漂亮仗(片尾说,真实事件中12人小队完成任务后悉数返回,并没说12人全在第一线战场,近乎肉搏战后全身而退吧)。

  《12勇士》影评(三):现实版的“超级英雄”

  看的过程中本来想吐槽一下又是一部变相的超级英雄电影。当我发现这是真事改编的时候,真的是惊为天人!

  12个人去参加战争,最后只有两人受伤,无人死亡,战争的场面非常真实,导演也注意到了许多的细节,直升机下降的时候他们用身体盖住伤员,爆炸的场景也几乎看不出什么破绽,反而倍显真实。

  但这部电影我个人看来,最大的亮点是他对于战争紧张恐怖的气氛渲染的并不是特别多,反而,取而代之的是战士们的各种开玩笑似的对白,没有战争片应有的那种紧张的氛围,看电影的整个过程都是以一种非常轻松的心态去观看的,但是并没有影响导演所表达的战士们的顽强抗争不屈不挠的精神。

  还有一个地方我觉得有必要吐槽一下,怎么不行片,说好的12个人,媳妇儿,一共也那么四五个人,其他人呢,导演是否太过于重视几名主角,而忽视了配角的戏份,到头来12个人经常露脸的也就那么四五个,有的人甚至连脸都没有露,我觉得这种类型的还是有必要照顾一下配角的。

  《12勇士》影评(四):莫名的荒诞感。

  几天前偶然看了一个介绍阿富汗现状的视频。自从2011年奥巴马宣布撤军,塔利班就不断扩张。到了2017年,塔利班控制了将近一半的阿富汗,领地比2001年美国入侵的时候还多。十七年后战争仍在继续,阵亡美军共有2,400人左右。2017年底,美国向阿富汗少量增兵,美军人数达到14,000左右,此外,对塔利班空袭的范围和次数都有所增加。

  之后看了电影,有一种莫名的荒诞感。

  这是一部纯粹的美国电影,质量很高。画面,音效都没话说,机枪的声音甚至可以用清脆来形容。

  前半段把氛围渲染得很好,但后面他们做出决定基本上是去送死的时候,我就有些走神。

  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而舍生忘死不是那么容易。他们做决定背后的心理历程或者动机,拍得含含糊糊。

  所有的战争片都可以看成是反战片,除此以外,导演拍这部电影到底是为了宣扬什么呢?不怕死的精神?

  这部电影如果放在十年前拍,能引起更多的共鸣。但考虑到撤军之后阿富汗的现状,却是多出一丝荒诞。

  正如电影里所说,美国在阿富汗只能赢得一场场的战役,而终究会输掉整个战争。

  《12勇士》影评(五):真实故事和锤哥,为了看个热闹还不错的电影

  为了纪念那些勇敢的骑士,这也是本片的亮点,一部英雄战争的电影,一个伟大的真实故事,我们可以了解这些英雄,因为他们是历史功勋者。

  故事很简单,他们是2001年在阿富汗追随基地组织和塔利班后的一支力量小队,随着事态的发展,从飞机空掷炸弹,血腥枪战到坦克与骑士们对决,战斗越来越激烈,战马和枪声全力以赴,最后迎来一场非常好莱坞风格的盛大场面的结局。演员阵容锤哥作为绝对主角,影片并没有湮灭了人物本身,所以主人公和兄弟们是可以令人信服的。

  这部电影的故事传达了一个伟大和振奋的精神,但现实中骑士们在回国后没有获得公开,更没有鲜花和喝彩,这样的一部影片献给他们是他们本应有的。但故事在情感的铺垫和交流过程中的剧情,显得过于单薄,没有加深战争对家人和整个家庭的情感变化的积累,这也许是篇幅的限制,更觉得是因为这是呼应了最后的结尾,因为是凯旋那就不需要太多的悲痛的煽情了。

  从电影本身来说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这样真实的题材显得比人们想要的更重要了很多。我们如果意识到它是基于一个“真实的故事”,那最后的场面,骑在马背上冲向坦克以及一路血战到终点,个人英雄主义色彩就显得过于夸张,甚至有些不切实际。

  影片战争场面中规中矩,血腥暴力,空中视角的轰炸场面,背景音乐强大支撑情绪的推进。锤哥真夫妻档饰演影片中人物的夫妻角色。电影的好莱坞式的商业片,我觉得未来有可能会被引进吧,至少凭借锤哥的魅力还是可以吸引很多粉丝的,这一次是锤哥不脱衣服不搞怪,很认真的在演电影了。

  《12勇士》影评(六):NOPE

  据说是升级版的战狼??

  黑鹰坠落,美国狙击手,拆弹部队,绿区……..

  所以米国最近战争片题材片慌赶脚,能拍的题材基本都拍完了,慢慢开始热捧传记改编电影这种series了吧,其实很偏爱战争题材的电影,用三块碎片看完的电影,可以说非常惨了,回头还是好好的回味了一下。

  演员阵容是真的很棒了,这个小队堪称全明星,加上海总的加持,颜值刷刷上去(电影的刻画也太侧重海总了趴,Michael Shannon和Michael Peña感受了一下替补席的味道,导演处女作,可以原谅哈哈哈

  战争电影看好多,突突突的镜头好像有点免疫,莫名对阿富汗的人文风景产生了极大的兴趣,每个小镇之间的分布都零零散散,沙石style的背景渲染出一种病态美丽的沙漠,莫名觉得很美,能在电影中穿越到各种地点,各种事件,电影的乐趣与意义所在?

  主旋律就是战场,文戏几乎忽略,开始海总和女儿的镜头真的好感人,加上夫妇的友情出演,整体突出的还是作战小队,小队中再突出海总,尤其是马背上的海总一路突突突直接把塔利班赶出阿富汗,还是带着点好莱坞特有的英雄主义,真实故事改编,啊米国军人就是腻害,堪比手撕鬼子。没有感受到强行政治正确的感觉,导演就是单纯的想用稍微夸张点的手法讲讲这个故事,给观众带来一点震撼,走出电影院的时候感叹下“America First”,目的达成。

  真实度没有孤独的幸存者优秀,思辨被黑鹰甩一大截,剧本没拆弹部队宏伟?总的来说不差,观赏性也很棒,战争场面营造一流,的确很震撼,但是和那个年代的经典相比还是相形见绌的感觉。

  好好研究了911背景,居然有…….阴谋论一说,还挺有可信度,被吓到……..

  《12勇士》影评(七):12勇士

  这里是阿富汗,世界帝国的坟场。这里没有什么正确的选择,今天是朋友,明天就是敌人,你们也一样;美国人最终会成为这里的一个族群,离开了就是懦夫,留下来便是敌人。

  真人真事改编,讲述9.11后美军的第一轮反击。12名特种兵被派往阿富汗山区联合当地反塔利班的游牧部队,为美军空中轰炸地面目标提供精准的坐标定位。这支骑兵军与友军部队一起攻下了马扎里沙里夫,3个星期的战役完成了预料要耗时2年的成果,成为美陆军史上最值得骄傲的成绩之,基地组织视此事为他们所遇到的最惨痛的失利。2012年为了向他们的英勇表现致敬,民间团体捐赠,在世遗址建了一座骑兵雕像。可惜本片人物塑造成为最大硬伤,12壮士除锤哥外集体失色。摄影配乐以及天地配合大作战非常出彩。

  《12勇士》影评(八):借此片纪念伟大无私勇敢的绿色贝雷帽,被压迫者的解放者

  最初接触描写这种军人我是在一部动画长片《克隆人战争》http://www.iqiyi.com/a_19rrhb50l1.html?vfm=2008_aldbd里,有一季包含有大量阿纳金带领绝地小组在敌对联盟的土地上活动,培训当地的反抗者,自己也参加对独裁者和侵略者的战斗,总体来说比较浪漫,没什么危险。

  然后,刚刚听闻美军绿贝雷在尼日尔被袭,3死一重伤(4死?我不太确定),l然后才去了解和知道了现实中美军也有如同动画片里一样性质的部队。看过亲历者(死者)配具拍下的被偷袭,包围,撤退,负伤,阵亡牺牲 (T﹏T) ,极度震撼,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真实的战斗场面而且是自己所敬佩的被包围,牺牲 。。就在眼前 (T﹏T) (T﹏T) 。

  我当时就在想,这只默默无闻、无私勇敢、解救被压迫者被侵略者的、放着国内轻松优厚条件不享受却自愿前往最危险最艰苦的地方帮助当地人反抗极权的人,值得被像三角洲,海豹一样被搬上屏幕啊,怎么这么多年没有电影人做过呢?这些人有多少可歌可泣的故事在等待被大众知道啊。

  直到这部片子出来,我的心情才算稍微得到纾解,这些勇士配得上人们的关注,我甚至认为他们是比三角洲和海豹更伟大,更勇敢,更负有牺牲精神的勇士。他们深入敌后,长期在复杂环境中坚守自己的使命,这个环境敌友难辨,真相朴素迷离,心理承受者常人难以承受的重担吧。我不能想象自己在那种环境下还能保持自我。他们的牺牲大部分是长期的默默无闻的奉献。真的让我动容。

  本片基于真实故事,是这支部队成功的故事中的一个,虽然比较主旋律,不像黑鹰坠落,勇者行动,13小时那些曲折更加让人深刻,但是别忘了,尼日尔的兄弟们在世人面前的战斗,抗争,牺牲,http://video.sina.com.cn/p/mil/doc/2018-03-05/122068060885.html我期待者这群勇士的那段故事被搬上大屏幕的那一天,我为你们准备好了眼泪和美酒。

  同时,我很高兴今天得知最让人高兴的事,勇士的牺牲不会没有价值,你们的付出世人都看在眼里,世界开始联合起来,和你们肩并肩,为了当初你们的信念,踏上你们给后人留下的道路,前进!http://news.163.com/18/0407/02/DEOO3BRG00018AOQ.html( 美国将与多国在非洲举行联合军演 )

  《12勇士》影评(九):真实故事洗地拍成超人片,弄巧成拙的典范。

  最大硬伤有两:

  1,步枪虽稳,后坐力还是很大,不瞄能一枪一个堪称神技。都市人骑上马,毫无震动影响射击,要知道那可比车震动厉害多了(普通爆米花电影或可,真实改编这么做就过了)。

  2。12人打120人可以,打220人可以;打1200人或者1万人,重心就不在于12人冲杀了。大的战斗,12人发挥的只有指挥支援士气等作用了,结果一个个像超人失去真实性。

  主旋律控制还算可以,节奏也还好,硬伤太重,反而不如不看电影知道有这事就行。

  (实际就是美帝复仇似的干涉内政,跟本拉登祸不祸害本国人民没关系,别人国家都动乱几百年了你也没管过吧。找个理由让看起来比复仇更伟光正而已。)

  《12勇士》影评(十):是“骑”兵,不是骑兵——《12勇士》骑马突突突夸张剧情背后的真实历史细节

  《12勇士》上映后,评价众说纷纭,看到骑马突突突的情景,更是让人一头雾水,甚至有新闻出来,表示一些前绿贝队员对此很不满。当然,电影毕竟是艺术创作,总是会参杂创作者的主观意图,一些过于夸张的情景不免会对观众产生误导。笔者攥以拙文,聊聊那些夸张剧情背后的真实历史细节。

电影海报非常潇洒帅气,然而骑马打枪并不存在

  如果非要细究,所谓First boots on the ground,即9.11事件后第一批进入阿富汗的,应该是代号Jawbreaker的中情局8人特遣小组,人员来自中情局特别行动处特种作战大队(CIA SAD-SOG)和反恐中心。他们携带1000万美元现钞,进入阿富汗北部地区寻找北方联盟这样对抗塔利班的军阀头目及武装组织。影片中出现的中情局人员,即是指该小组,其正式名称为北阿富汗联络组(NALT,Northern Afghanistan Liaison Team)。该小组在9月14日就来到了乌兹别克斯坦,于9月26日乘坐一架尾梁编号91101的米-17直升机,潜入至喀布尔北部的潘杰希尔山谷,见到等候多时的北方联盟代表。并建立了行动基地,与远在美国佛吉尼亚州兰利的CIA总部反恐中心保持通信联络。

中情局特工在尾梁喷上91101机号的准备工作,曾经有国内航空杂志和论坛说该机号是为了混淆视听,故意模仿解放军陆航部队编号,就差前面标上LH的拼音缩写。实际并非如此,机号本身是为了纪念9.11事件,后两位01是指进入阿富汗的1号机。2008年,美国一位画家创作的纪念当时行动的油画CIA SAD-SOG队员与91101的合影停在潘杰希尔山谷的91101

  而ODA 595准确说是第一批进入阿富汗的美军之一,当天同时进入还有ODA 555。原本美军计划让特种部队与中情局人员在9月14日就进入阿富汗,但种种原因,CIA也未能更快地部署到位,ODA 595所属的绿贝第5特种大队作战兵力在10月5日才开始向乌兹别克斯坦的K2空军基地部署,美军正式发动“持久自由行动”是在10月7日。

临行前ODA 595队员合影。

  从左至右按人头依次为:Bill Bennett,Robert Pennington,Paul Evans; Andy Marchal,Steve Kofron,Mike Elmore,Chad J,Pete W,Mark Nutsch,Steve B,Vincent Makela,William Summers

  如影片中所描述,10月19日夜间,ODA 595的任务搭载第160特航团的MH-47支奴干直升机,飞越兴都库什山脉,进入马扎里沙里夫以南约75公里的Dehi与杜斯塔姆领导的乌兹别克武装会合。ODA 555则是进入潘杰希尔山谷,与中情局人员会合,支援当地的塔吉克武装。

现实中与杜斯塔姆合影的ODA 595指挥官Mark Nutsch上尉,电影中演员Chris Hemsworth饰演的Mitch Nelson原型人物2016年,当时已是少校的Mark Nutsch(中)参与Horse Soilder雕像举办的9.11纪念活动,如今他已退役。最右是电影原著Horse Soilders作者Doug Stanton时任ODA 595助理指挥官二级准尉Bob Pennington(右)与Mark Nutsch(左)出席电影首映活动,电影中他的名字叫Hal Spencer,在最后的战斗中受重伤,现实中他毫发无损,队里也没有一个人受伤。

  影片片名12 Strong,看上去是为了突出ODA595一个绿贝标准12人作战分遣队的英勇气概,不过要按真实情况的话,应该是叫14 Strong,毕竟当初配属ODA 595的还有两名来自美国空军特种部队的战斗空管员(CCT)Bart Decker和Mike Sciortino 。部分绿贝队员有联合末端打击引导(JTAC)能力,不过呼叫近距离空中打击(CAS)进行空管还是要依靠两名专业CCT。世贸中心纪念遗址对面那个Horse Soilder的纪念雕像,底座写了绿贝的拉丁语座右铭“解放被压迫的人”(De Oppresso Liber),虽然设计者说没有参考任何照片,但看上去非常像来自空军第23特种战术中队的Bart Decker。

上述两幅照片非常出名,焦点人物一度被当成ODA595或是ODA555的绿贝队员,实际上是CCT Bart Decker

  电影里Mulholland上校给主角介绍任务时,称其带队的ODA 595为“匕首”特遣部队,实际并不准确。现实中的“匕首”特遣部队(Task Force Dagger)包含绿贝第5大队在阿富汗北部部署的多支ODA,以及配属给这些绿贝的CCT和ETAC,还有运输他们的第160特航团。ODA 595只是特遣部队的一部分兵力。

片中扮演绿贝第五特种大队指挥官John F. Mulholland Jr上校的演员William Fichtner,大部分人应该对他在《黑鹰坠落》里塑造的三角洲军士长桑德森影响深刻2016年出席9.11纪念活动的John F. Mulholland Jr,当时他已于2015年从SOCOM副司令职位上退役,不过现场很正式地穿着退役前的中将军衔礼服发表演讲参与当年行动的第160特航团机械师Mark Baker

  出发前,ODA 595所在的K2空军基地(Karshi-Khanabad Air Base)并不像电影里那样,到处是帐篷,一副井井有条的样子。当时部署十分仓促,临时基地的建设还在进行,大部分绿贝队员都睡在前苏联时期修建的地堡机库的地面上。

部署初期的K2空军基地实际情况十分破败

  电影里说ODA 595以及指挥官都缺乏实战经验,这点非常不符合事实。ODA 595本身任务重点就是针对中东中亚地区,之前经常培训科威特、巴林等国特种部队。早在2000年,ODA 595就曾去过乌兹别克斯坦进行JCET项目,培训乌兹别克斯坦空降旅和特种部队。(关于什么是JCET项目,请看【新闻动态】近期美国特种部队与塞尔维亚的JCET项目)

参与JCET项目的乌兹别克斯坦特种部队

  片中很大一部分剧情,是讲ODA 595队员如何取得杜斯塔姆的信任,让他全力支持美军打击塔利班的行动。实际上,杜斯塔姆根本不需要绿贝队员来拉拢取得信任,他本身就是中情局长期培养的反击塔利班势力,他对美军的到来一直是盼星星盼月亮。杜斯塔姆早年是受苏联扶植的阿富汗共产党政府的一名高级军官,受过苏军培训,所以像影片中一样会俄语。苏军撤离后,他又成了一名军阀,加入过马苏德(影片开头新闻中,9.11事件两天前被塔利班刺杀的那位塔吉克族领导人)为首的北方联盟与普什图人作战,并夺取了喀布尔。1996年塔利班在取得喀布尔控制权后,他逃到了马扎里沙里夫,后来由于副手背叛他投靠塔利班,不得已在1997年流亡土耳其。

效力于纳吉布拉政府时期的杜斯塔姆

  早期,中情局根本看不上杜斯塔姆,但是1998年基地组织策划美国驻肯尼亚大使馆爆炸案后,中情局开始策划对本·拉登为首的基地组织,以及庇护他的塔利班政权予以打击。这时候,熟悉中亚中东局势的美国外交官查理·桑托斯建议中情局培养杜斯塔姆,因为阿富汗除了在潘杰希尔领导塔吉克武装的马苏德,能召集人马对抗塔利班的人,有实力的也只有杜斯塔姆,他毕竟是乌兹别克武装领导人。

1997年,带着部分亲信秘密跑路的杜斯塔姆马队

  中情局在1999年6月,开始向马苏德的塔吉克武装提供支持。2001年4月22日,杜斯塔姆和多名手下乘坐中情局提供的米-17直升机,从乌兹别克斯坦潜回阿富汗北部自己原先的老巢。马苏德和杜斯塔姆在9.11事件之前,就在中情局支持下,对塔利班进行不间断的袭扰,但是收效甚微。而且引起塔利班的激烈反应,马苏德被刺杀也印证了塔利班的强硬态度。

  9.11事件后,由于美军要展开行动,同样是在查理·桑托斯的引荐下,杜斯塔姆也进入了JSOC的视线。CIA最初是不太情愿JSOC接触杜斯塔姆,后来因为军事行动的介入,中情局和军方达成合作,让一支绿贝小队支援杜斯塔姆,并与在乌兹别克武装里的CIA特工合作,任务最后就分配到了ODA 595的头上。

马背上的Mark Nutsch与杜斯塔姆握手的ODA 595队员Bill Bennett,2003年在伊拉克拉马迪的一场战斗阵亡,是目前为止,原ODA 595队员里唯一不在世的。

  照片为战地记者 Robert Young Pelton拍摄,Pelton在恰拉疆监狱暴动事件发生第二天,来到马扎里沙里夫,采访了杜斯塔姆和部分ODA 595队员。

  电影中的呼号也与现实不符,ODA595的呼号是Tiger 02。在电影最后关键一战马扎里沙里夫战役中,ODA 595实际上是被分成了五个小组。由队长Mark Nutsch和一名通信军士组成指挥组,呼号Tiger 02,跟随杜斯塔姆的大部队。剩下四个均为三人小组,呼号分别为Tiger 02A、Tiger 02B、Tiger 02C和Tiger 02D,其中C组配有一名CCT,D组有一名新配属进来的空军末端打击引导员(ETAC)。

马扎里沙里夫战役中进行空地引导作业的绿贝队员,以及CCT和ETAC

  马扎里沙里夫战役中,也绝无骑马突突突的情景,不说不符合作战常识,即便是正经的开枪,现实中的ODA 595队员也没有几次。参考美军条令JP 3-05,外国内部防卫(FID)和非常规战(UW)任务的核心,主要是培训和支援,以及一定程度正面作战。现实中绿贝队员和杜斯塔姆,以及他的手下,最长干的事就是聊天,各种吹牛逼拉近乎,缺钱了让CIA的人给,缺武器装备让人空投,时不时表演一下JTAC,让大家一起观摩B-52扔下炸弹的震撼场面。按照Mark Nutsch的话说,他们要让杜斯塔姆和他的中高层军官觉得,美国人确实有存在感,能帮助他们打赢塔利班。

  骑马不过是因为阿富汗山区地形条件所限,为了达到机动作战目的,而使用马匹作为工具,并不是像电影原著小说所描述,什么“结合了现代科技和骑兵战术”。小说作者Doug Stanton虽然表示是纪实文学,参访过当事人,通过了审查后出版,但实际上有很多不切合实际的自我想象。例如当初接受Doug Stanton采访的Mark Nutsch说自己原来喜欢看历史书籍,对蒙古骑兵战术很感兴趣,来到阿富汗竟然也像骑兵一样骑马作战。Doug Stanton理解成为古代似的骑兵作战写进书中,后来势必也对电影摄制方产生影响。

除了马匹,ATV也是重要的机动工具,十分适合用于山区道路

  他们在呼叫空中支援时,确实遇到了塔利班的BM-21”冰雹”火箭炮向天吉山谷行进中的塔吉克武装开火,但是杜斯塔姆部队的损失并不严重,而且很快就被美军的空中力量所消灭,并不是像影片中虚构的那样,像骑兵一样冲锋进火箭炮阵地,一番厮杀后才解除了威胁。塔利班武装人员在遭受重创后,立刻失去了抵抗意志,一万余人的大部队立刻向昆都士方向溃散。

当年拉姆斯菲尔德在电视上放出的著名照片

  而片中提到了从西面支援参与合围塔利班的阿塔将军,以及另一支绿贝,是指ODA 534,呼号Tiger 04。电影里杜斯塔姆开始和阿塔有利益冲突,还要争地盘,后来又顾全大局放弃了。其实这都是编剧想象的,在美军发动马扎里沙里夫战役之前,各路军阀十分配合,甚至可以说是听话。在美军协调下,早已划分好地盘,因为他们迫切希望美军能立刻支援到位,然后消灭塔利班。

记者采访杜斯塔姆和Mark Nutsch

  片中的杜斯塔姆喜欢用无线电直接联系塔利班,说“我来干死你”这种话。现实中确实如此,而且实际情况更为搞笑。因为轰炸塔利班,配属ODA 595的两名CCT携带了特种作战部队激光标定器(SOFLAM,Special Operations Forces Laser Acquisition Marker),在夜间透过夜视仪能看到很明显的红外激光光束。杜斯塔姆对这种装备很震撼,管它叫“死亡光束”。每次要打击塔利班前,他就会用无线电喊话,先学一段炸弹划破空气和爆炸的声音,然后说:“美国人用死亡光束来干你们了,快投降吧!”很多时候确实有意想不到的效果,不少塔利班分子听到后选择了投降。

AN/PEQ-1A SOFLAM是阿富汗战争初期美军和CIA常用的对地攻击引导设备

  马扎里沙里夫战役中包围了一个叫法扎尔的塔利班指挥官,杜斯塔姆听到CCT联系空中AC-130炮艇机的回复无线电通话音是名女性,立马要求绿贝队员把通话设备对着他的对讲机,让对方听到女声。然后,他对法扎尔说:“听到了吧,天上有死亡天使,我们还有死亡光束,不投降就下火狱吧!”过了没多久,法扎尔的人就自动投降了。

马扎里沙里夫战役结束后,军阀们在一座铁桥上小憩会谈,Mark Nutsch也坐在其中

  电影中的ODA 595在马扎里沙里夫战役结束后,就撤回K2基地了,实情是他们后面还待了很久。配合杜斯塔姆进城后,一群大概900人的巴基斯坦塔利班志愿者负隅顽抗,占据了一所前女子学校,后来被废弃的建筑物作为据点。杜斯塔姆的手下久久攻不下来,于是ODA 595派人抵近侦察,让新派来随队的那名末端打击引导员Stephen E. Tomat引导精确制导炸弹,炸死了据点内的武装分子。Stephen E. Tomat后来因为在马扎里沙里夫战役里表现出色,还获得了银星勋章。

绿贝队员跟着北方联盟士兵进入马扎里沙里夫城内Stephen E. Tomat

  战斗结束后,ODA 595队员还捕获了那个著名的美国圣战分子约翰·沃克·林德,开始他不说英语,谎称自己是阿拉伯人,名叫穆罕默德·哈马迪。但最终还是被CIA特工甄别出来,被临时关进了恰拉疆监狱。半个月后,恰拉疆监狱发生暴动,ODA 595也参与了平叛行动,不过主要是和SBS寻找被围困在监狱里的CIA特工约翰·马克·斯潘,后来找到了斯潘的尸体,斯潘也成为了第一个在阿富汗阵亡的美国人。

约翰·沃克·林德出生在一个爱尔兰裔美国家庭,16岁时选择皈依伊斯兰教,后来受到极端主义思想影响,跑到也门加入了本·拉登的基地组织,并且在那学习了阿拉伯语,后来又辗转到阿富汗,作为志愿者加入塔利班。准备去恰拉疆监狱,寻找约翰·马克·斯潘的ODA 595队员绿贝队员在进入恰拉疆监狱的战前准备阶段镇压恰拉疆监狱暴动结束后,杜斯塔姆庆祝胜利,邀请ODA 595队员和记者Robert Young Pelton吃饭Mark Nutsch送给杜斯塔姆的一副匕首特遣部队纪念画,标题From The Regulators是因为记者Robert Young Pelton戏称绿贝们为监管者(The Regulators)

  在杜斯塔姆所控制的地区局势稳定后,ODA 595才开始撤退,不过杜斯塔姆希望他们能至少留下来半年,能让他得到更多好处。

  正如电影所描述的,绿贝队员大部分都不会骑马,后期因为需要骑马机动,不得已还空投马鞍,甚至空投重印了废止半个世纪的野战骑兵驯马条令FM 2-5。后来美国陆军干脆在2004年重新编了一本特种部队驮畜动物使用条令(FM 3-05.213 (FM 31-27) Special Forces Use of Pack Animals),专门教怎么利用马、驴、骡子,甚至山羊、骆驼之类的动物进行机动。2014年,这本条令还进行了更新。不过要强调一点,这个不是教骑兵战术,时代在进步,现实中再出现古代或近代骑兵战术就很可笑了,美军现在所谓的骑兵中队,骑兵分队条令,是指陆军装甲合成部队编制,早已变成了荣誉称号。

  所以,如本文标题所讲:他们只是“骑”兵,不是骑兵。

  参考文献:

Learning from the First Victories of the 21st Century: Mazar-e Sharif —A Preview. William M. Knarr, Jr Robert F. Richbourg, John Frost. Institute for Defense Analyses. 2004Operation Enduring Freedom Battle Reconstruction: Battle Site Survey and Ground Force Data Reconciliation. William M. Knarr Jr, John Frost.Institute for Defense Analyses.2004

  参考媒体:

美国国家地理杂志2002年3月刊:THE LEGEND OF HEAVY D AND THE BOYSPBS 2002年8月2日电视采访记录:Interviews – U.S. Special Forces Oda 595 | Campaign Against Terror | FRONTLINE | PBS

本文不接受任何无偿性质转载,用稿或是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并按国家相关稿费标准商议稿酬事宜。

原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矛尖研究会”:【观影手册】是“骑”兵,不是骑兵——《12勇士》骑马突突突夸张剧情背后的真实历史细节

  在信息爆炸,各种杂乱资讯充斥的今天,当你打开手机、电脑看到各种惊悚题目时,常常让人摸不着头脑。而对特战信息感兴趣的你,如何才能不被各种地摊、软文和洗稿文所迷惑?欢迎关注“矛尖研究会”。

  “矛尖研究会”关注重点:特种作战与特种部队的现状、历史、技战术和装备公开源情报研究与交流。我们所有的文章均为作者原创,不做单方面主观性分析,追求专业性和严谨性,因此每周发布次数较少,文章数量不多,力求保证质量。我们试图从浩瀚的公开源信息中萃取精华,从层层地摊软文中拨开迷雾,帮助读者朋友们增强分辨力,搭建共享和交流可靠知识的平台。感谢各位持续关注,关注请长按下方二维码。

本文来自网络收集分享,不代表Pi酷萌短句文学的立场,如涉及侵权请点击右边联系管理员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pikumo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