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i酷萌首页
  2. 观后感

PiKuMoe-《紫色》好看吗?经典影评10篇

《紫色》好看吗?经典影评10篇

  《紫色》是一部由史蒂文·斯皮尔伯格执导,丹尼·格洛弗 / 乌比·戈德堡 / 玛格丽特·艾弗瑞主演的一部剧情类型的电影,文章吧小编精心整理的一些观众的影评,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紫色》影评(一):只是观众

  断断续续终于看完了这部影片。

  因为一直生活在国内的中部地区,也因为中国本身的种族问题很不突出,所以对于影片所描写的黑人处境也很难感同身受,也很难引起共鸣。只是做为一个观众在耐心观看别人的生活。

  片中所有的情节,人物遭遇,故事背景……都是我所不了解的,唯一的共同点是我们同为女性。在这个男权社会里,我们难免会遭受不平等的待遇,有时候我们自己都不自知。因为我们人类尚处于进步阶段,好多问题需要逐渐地去摸索,解读。而先知的人总是处于被牺牲的地位,只有他们的牺牲和反抗,才能换来整个人类的进步与觉醒。

  片中的姐妹就是这样的先知者,她们用自己的努力改变着周围的人,并且推而广之地去影响全人类。她们是幸运的,因为她们最终改变了别人的错误观念,赢得了自己应有的尊敬和地位。这也是导演带给我们的希望。人生正是有了这种种美好的希望,我们才得以孜孜不倦的永不止步。

  《紫色》影评(二):The Black Women among the Black

  If you want to know the relationships between the white and the black, I recommend you to read the novels written by Toni Morrison, but if you tend to see of which position the black women is in their own family, you’d better read Alice Walker. They are ridiculed by the white, abused by their "masters" and silienced by those basters’ violence. They are mute as mule. Fortunately, some of them are powerful, either spiritually or physically. Sophia was stout, challenging the stereotyped role of a black woman should play under the dominance of the head of her family. But the relentless hits and beats in jail crushed her spirit. She was silenced and confused, maybe perplexing about the future of her "sisters". However, when Celie roared up against Albert, Sophia, together with Squeak,divined the road they should take. They were awakened from somnolence. But their awakening took over 30 years to take place. Shug Avery acted as a mentor instilling into Celie’s intimidated mind the idea of love, independence and freedom. The end of the story is quite satisfacotry and touching, especially when Celie and Nettie clasp hands together under the golden setting sun among the reeds. It is altogter a heavy story but not devoid of laugter and warmth.

  《紫色》影评(三):那一片紫色花海

  一片望不到边的紫色花海,蜂飞蝶舞,阳光普照,两个黑人小女孩开心地嬉戏其中,她们的笑容纯洁温暖,一切看起来那么温馨动人。

  这是电影《紫色》的片首画面。

  之前看过关于此片的介绍:“斯皮尔伯格于1985年拍摄的一部充满人文关怀的影片,通过黑人女性的经历,让我们懂得‘苦难’……”所以,我有些诧异这美丽的画面怎么会被“苦难”的阴霾笼罩。

  这样的疑问立即在现实面前变得哑口无言。

  远处走来一个中年男人,还没站稳就对稍大的女孩大声训斥:“把你的脸捂上,这是全世界最丑的笑容!”女孩收敛笑容垂下了头,仿佛犯了天大的错误。她蹒跚着走开,在歪歪斜斜的步子里又一个难堪的事实展现在我们面前:那么小的女孩居然怀孕了!

  其实更难堪的事实还在后面:婴儿的父亲居然就是女孩的父亲!

  女孩的生活似乎毫无希望。家中是父亲的羞辱打骂,周围是其他黑人的讥讽欺负,街外又是白人的蔑视嘲笑。她的内心独白透着一股难以抑制的孤独哀伤:“我叫西丽,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可我今年只有十四岁。噢,上帝,你应该知道,我是个好女孩。”

  可上帝只是用来接受祷告而不是用来帮忙应验的。年纪轻轻的西丽不久便嫁给了一位她称之为“先生”的野蛮男人,开始了她更为漫长悲惨的生活。没日没夜地料理繁乱家务,伤透脑筋地照看丈夫前妻留下的三个淘气鬼,还得时刻准备承受先生的拳打脚踢和欺辱压迫——她没有任何权利,只是一个被迫失去自我的奴隶。

  也许程度大小不同,但每个人都会经历这个阶段:生活不由自主,看不到反抗的希望,更何况那么多人都有和自己相似的经历,于是低下了头,把“坚强”用在忍耐上,日复一日地过着自己不喜欢的生活。这个阶段的区别不在于时间长短,而在于意义如何。这就好比射箭前的拉弦,是可以把箭射的更远的必要准备,还是等到箭把弦绷断才罢休的无谓牺牲?

  悲哀的是,很多人的弦拉了太久,以至于自己忘了所为何,那支美丽的箭只得在梦中孤独地射出,醒来后仍旧继续无目的地忍受痛苦的弦力。因而懂得,当外界痛苦汹涌袭来的时候,个人的力量常常是有限的。而当个人没有强大到拥有足够力量时,帮助和支持对她而言很重要。内心深处的微弱火苗,经过和风鼓吹,才会绽放出熊熊火花。

  就像西丽,她的世界中只有漫骂和羞辱,让她误以为这就是生活的全部,所以她把自己定格在了苦难中,于她而言唯一有价值的就是忍耐。

  幸运的是,西丽的身边有三位天使:妹妹娜缇,儿媳索菲亚和先生前妻夏葛。这是三个在当时为人们所不齿的女子,但她们闪烁着自由的美丽光辉。有意无意的感染,引领着西丽穿过浓的化不开的黑暗,一步步走向真正的光明。

  生活的顿悟通常就在一瞬间,一切出口之后才发现事情原来是这么简单!

  几十年被软弱纠缠的木偶掷地有声:“我很穷,又是黑人,甚至还很丑,但是上帝,我在这里!”

  是啊,在这里!作为一个有尊严的人,我需要被承认、被接受、被爱!如果你仅仅把我当作一架没有感情的机器,那我就有权离你而去,大胆地追求自己的幸福!

  影片的最后,依然是那片望不到边的紫色花海,蜂飞蝶舞,阳光普照,阔别四十年的两姐妹终于相遇,合家团圆(仁慈的导演让娜缇带回了西丽被送走的两个孩子并告诉我们,那个片首的中年男人原来只是两姐妹的养父),她们的笑容纯洁温暖,一如曾经美好的那个瞬间。

  又是那一片紫色花海,这个奠定影片“紫色”的重要场景,难道仅仅花如其名(姊妹花)、象征着姊妹亲情?也许是吧,可我并不甘心。查了资料才发现,“紫色”在基督教中代表意义是哀伤,同时也代表胆识和勇气。终于明朗:哀伤的十四岁女孩,勇敢的西丽女士,相汇于紫色花海中,不变的美丽花朵,不变的挚爱亲情,内心却已飞跃,实现了瞬间和永恒的转换。

  就是这样,相比于把《紫色》看成一种苦难教育,我更喜欢把它看成一部血泪交融的成长史,一部饱含着艰辛困苦的心路历程,就像凤凰涅磐一样,完成人生的升华。

  而那一片紫色花海,简单得可用一句话来概括,复杂得要用一生来解读。

  《紫色》影评(四):紫色:孤独的斯皮尔伯格与不可被遗忘的曾经

  《美国骗局》、《大地惊雷》、《纽约黑帮》,这几部片子有一个共性,那就是在当年的奥斯卡颁奖季中,收获了10项提名,结果却颗粒无收,成为他人嬉笑中悲剧的背景。而论悲剧的深远,还当属斯皮尔伯格执导的《紫色》,更是收获了11项提名最终依然一无所获,成为了最悲剧的代表。

  现在的斯皮尔伯格,已经成为了神一样的存在,贵为大师中的大师。而想当年,他也是奥斯卡的苦主之一,在《紫色》之前,一直被认为只会拍摄科幻片的商业片导演,尽管《E.T.》、《第三类接触》都还算不错,而且《大白鲨》、《夺宝奇兵》更是获得了商业上的成功,但在艺术上却并不为人所认可。于是时光到了1986年,他摆脱了科幻的窠臼,终于拍出了这部人文气息极为浓郁的《紫色》,而且题材大胆,将故事的视角对准了黑人女性的苦难生活,一经推出,立即引来阵阵赞誉,11项奥斯卡提名就是最好的证明。但当年它却遇到了同样聚焦黑人题材的《走出非洲》,而后者白人视角的讲诉方式更加政治正确,整体故事的大气磅礴也足以压倒《紫色》的剑走偏锋。于是,斯皮尔伯格在就不算太冤屈地兵败小金人,而这一去,直到时间再过去8年,到了1994年《辛德勒的名单》终于以压倒性的优势获得了奥斯卡的认可,他大神一样的地位也因此片一举奠定。

  但我们依然不能忘记《紫色》的存在,不仅因为它的导演是斯皮尔伯格,还因为它是第一部彻底以黑人角色讲诉的电影故事,而且除了斯皮尔伯格之外,剧组其他成员也多以黑人组成。这种开创性与新锐型以及问题意思,比后来的斯派克·李、史蒂夫·麦奎因来的都要大而且提前了好多年。

  《紫色》作为一部黑人电影,必不可少地要涉及到种族歧视,但斯皮尔伯格却比关注种族歧视走的更远。在充满宗族歧视的社会里,做有肤色的黑人难,做为黑人女性更难。黑人女性们不仅需要面对其他肤色的人的歧视,还要接受到统一肤色内部男人的欺凌。对《紫色》而言,说它关注种族歧视,不如说它更关注女性主义。电影以黑人女性西莉为主角,围绕她顺出其他三位黑人女性,包括西莉的妹妹南蒂,西莉的儿媳妇索菲亚,西莉老公的情人莎格,四位黑人女性在半个世纪的时间变换中公共谱写出了一曲女权意识觉醒的命运交响曲。在斯皮尔伯格的执导下,让人嘘唏,又让人赞叹,最后又以充满了希望的结局,完成了一部相当出彩的人文诗篇。无论是翻开斯皮尔伯格的个人电影史,还是会看黑人题材电影史,或者是女权运动电影史,《紫色》都无法让人绕开,因此,这是一部不能够会遗忘的电影。而仅从欣赏的角度,这也是一部感人至深、回肠荡气的大气之作,值得好好看一看。

  故事的时间纵轴发生在1909年至1947年。当时的世界,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全球无论从物质还是精神都经历着巨大的震荡。而且,在这个时间段上,大家关心更多的也是战争及政治版图的变换,还有各国经济形势的变迁。女权运动的狂飙突起不过是历史超速演进中的附属品,真正受到人关注还需要到二战结束之后。这个时间内的黑人女性的生活状态究竟如何,几乎是一个没有人关注的领域,但就是在这个被人忽略的社会角落里,也同样发生着可歌可泣的故事。《紫色》改编自黑人女作家艾莉斯·沃克(Alice Walker)1982年出版的同名小说《紫色姐妹花》(The Color Purple),而且这是一部获得了普利策奖的文学作品。斯皮尔伯格并没有淹没这部小说,而乌比·戈德堡精湛的演绎,也为这部电影增添了不少的精彩。

  乌比·戈德堡饰演的西莉是一个14岁就被继父强奸了的黑人女孩,在她为继父生下了两个孩子之后,患上了不育症。并因此被继父将她嫁给了一个粗鲁的男人阿尔伯特,从一个火坑里跳出,随即跳进了另外一个。阿尔伯特的孩子们并不喜欢西莉,阿尔伯特也从未好好待过她,给她的从来都是耳光与责骂。西莉的妹妹南蒂为了躲避继父的虐待也来到了西莉的家,但阿尔伯特迅即就对南蒂展开了魔爪。南蒂只得再次出走,并远避非洲。

  西莉不仅是一个黑人,而且是一个长相丑陋的黑女人,在这个世上,除了南蒂之外没有谁喜欢她。备受屈辱又内心善良的西莉,后来迎来了阿尔伯特的情人莎格,这个本是歌手的女人,一切都一副无所谓的态度,流浪的生活及坎坷的命运已经是她对什么都不感兴趣。但西莉的善良却改变了她,使她重获生活的信心,她性格上的直接与开朗又开始回传到了西莉。在她们的相互影响下,西莉随着岁月的增长,也逐渐学会了走出自卑与封闭的自我,渐渐意识到了自我的存在感,自信也一点点建立起来。

  阿尔伯特的儿子哈珀的妻子索菲亚作为后一代的黑人女性,与西莉甘于接受被凌辱的命运比起来,从小就努力学习拼搏,与各种压迫她欺负她的角色做斗争,并在与哈珀的生活中获得了一些平等的权利。但西莉在哈珀问询如何管教自己的妻子时,处于认知上的缺陷,西莉只能告诉哈珀对索菲亚的管理只能靠拳头。还有哈珀的朋友们,也持有同样的态度,他们认为女人就像小孩子,只有拳头才能让她们知道男人的权威感。社会大环境如此恶劣,索菲亚在一个接一个的斗争中,终于败了下拉,她都得过欺压她的黑人男性,却斗不过歧视黑人的白人们,他们拥有着更为强大的社会权力。在一顿拳脚教育及几年的监狱生涯中,索菲亚的棱角几乎被磨平了。

  而阿尔伯特为了管制西莉,甚至南蒂写给西莉的众多邮件,都从来不给西莉看。而懦弱的西莉自己也从来不敢主动去自家的信箱里去寻找一下是否有南蒂的来信,还是莎格多年后的一次举动,进而使得西莉发生了南蒂还活着,而且拥有着相对还算不错的生活。

  姐妹的情谊,给了西莉无穷的力量,并帮助她彻底走出了封闭的自我,开始了对于阿尔伯特的回击,并努力成为一个拥有自我意识的女性,善良的人格加上独立的自我,使得西莉终于成为了一个完整的女性。最后,南蒂从非洲回来,索菲亚也再次找到了自我,一个光明的结局使得这曲女权运动的奏鸣曲走的各位和谐,也在整体充满了压抑的氛围中注入了最后的明媚的阳光。

  痛苦、希望、觉醒,就像紫罗兰一样,看似毫不起眼地开在原野上,但一簇簇组合起来,就会形成一个寥落的铺满了鲜花的地毯。观影的过程,就像在这样的地毯上奔跑,可能一时会被绊倒,但爬起来,闻一闻,摔倒的身上也充满了紫罗兰的香气。如果坐下来,远远地看着,在姐妹花在花丛中嬉戏,一种温馨就会悄然地传了过来,沁人心脾。

  《紫色》影评(五):《紫色》——盛开在烟囱里的紫罗兰

  一、她的一生都在打架

  索菲娅和哈泼婚后的第一次家庭战争就搞得鸡飞狗跳,盘子和镜子都被打破了,窗帘扯碎了,一切的起因都是因为哈泼想让索菲娅变得服服帖帖,不要总是自作主张。索菲娅•巴特勒漂亮、聪明、强壮,最重要的是她有不肯低头的精神,从来都像一列勇往直前的军队那样充满霸气。但是,当自己深爱的丈夫第一次打了她,她的忧愁多过愤怒:她的一生都在打架,跟父亲打,跟兄弟打,跟堂兄弟和叔叔伯伯打。一个女孩在一个男人统治的家里是不安全的。让她难过的是,没想到在自己家里也得打一架。

  在人类文明发展的很长一段时间里,男人占领了社会中权势与地位,他们制定法律、维持秩序、统治国家,甚至发动战争。女人在历史舞台上只是优雅的点缀或者惊鸿一瞥、灵光一现。众多文学著作中,男人们利用金钱、权力和地位上演着一次次明争暗斗,女人则更多地挥霍着青春与美貌,而这些不过是为了盼望男人们的回顾。长久以来的无形枷锁,把她们置于社会舞台的橱窗内“展示拍卖”,幸福或是忧愁全都不由自己。1847年10月,《简•爱》出版发行,夏洛蒂•勃朗特笔下的女主角不再娇艳柔弱,她贫穷、矮小、黝黑,性格执拗,不同于其他地位悬殊的爱情故事,她没有盲目沉醉于爱情的旋涡,而是昂首挺胸地追求着平等,不论是生活中的还是感情上的。舅母的无情让她懂得反抗,孤儿院的艰苦让她懂得忍耐,贵族小姐们的嘲讽轻视让她懂得维持尊严,罗切斯特先生的隐瞒与强势让她抛弃唾手可得的幸福,踏上荆棘去追求爱情中的平等。虽然早在1789年,法国女剧作家已经开始了为女性争取权力的序幕,但是《简•爱》却是让很多女性独立意识觉醒的启蒙小说。美国黑人女作家艾丽丝•沃克就对此书爱不释手。她于1982年写出了轰动一时的《紫色》,跳脱了以往黑人小说中揭露种族歧视带来的痛苦与仇恨,把视点放在了黑人男女间的家庭关系和男权的压迫。这部小说在很多地方都受到了十八世纪末出生的女作家佐拉•尼尔•郝斯顿的影响。其作品《他们眼望上苍》用流畅诗意的文字讲述了一位黑人女性珍妮作为女人,在男权社会中争取作为人基本的权力与尊严。在最初的几年,小说由于“缺乏种族抗议和斗争的观点”而被束之高阁,到了70年代女权运动时期才被给予应有的赞誉。抗议种族矛盾的狂热渐渐消退,人们开始探索自己族群中的文化和世界观。郝斯顿作品中的黑人不因为自己的黑皮肤感到压抑的痛苦,他们享受劳动带来的快乐,也得面对生活中的灾祸。相对于《紫色》女主人公茜莉的悲惨遭遇,珍妮有着“平静幸福”的生活,先后嫁给了拥有田产的洛根和发迹致富的市长乔•斯塔克斯,但是她却一次次从这种令旁人艳羡的生活中出走。因为两个男人不是把她当作泄欲工具就是供人炫耀的附属品,她不能和别人交谈发表自己的意见,这是当时的社会给女人套上的无形锁链。艾丽斯•沃克也在书中写道“谁想要个丈夫所懂得一切她也都懂得老婆?”女人只是生育的工具,必生的最大理想就该是嫁个丈夫,尽忠尽职地打理家用。历史赋予男人的权势是看不见的软鞭子,驯化了女人的梦想。珍妮离开洛根是因为乔•斯塔克斯渴望生活的改变,这让她再次看到自己奄奄一息的梦想;她再次离开乔•斯塔克斯,因为他就像个巨大的车轮死死轧住她内心充沛的生命力,精神暴力让她的心一次次窒息。最终她遇见了一贫如洗的韦吉伯•伍慈(外号甜点心),他的爱情与理解让她再次复活。但是哪怕如此爱她,肯为她拼尽性命的甜点心仍旧会打她,不是为了愤怒,只是通过打她展示自己一家之主的地位。他和其他两个男人一样,在内心深处都认为自己为珍妮奉献,那么珍妮就要无条件的依附于自己。

  这是社会长久被男性统治的症结,刻在每个人生命中的烙印。勇敢、独立的女性们,用时间、用血泪、用毅力、用爱情、用一生和命运斗争。

  二、盛开在烟囱里的紫罗兰

  玛雅•安吉罗(《我知道笼中鸟为何歌唱》)、托尼•莫里森(《最蓝的眼睛》)和佐拉•尼尔•郝斯顿(《他们眼望上苍》)这几位颇具影响力的黑人女作家,在小说中都谈及一个不容忽视的社会问题,即黑人女性遭到奸污,罪犯的身分各异:母亲的男友、父亲、学校老师。更加冷酷的现实是那些强奸犯没有受到任何惩罚甚至是指责。大多数女性对于这种遭遇的反应大多是保持缄默,让耻辱在心中慢慢割开一个洞,生活还在继续,活着才最重要,其余的都可以被掩埋。

  (1)茜莉

  电影“紫色”(The Color Purple,1985)(根据艾丽丝•沃克的小说改编)开场不久,茜莉就迎来了痛苦的分娩,那时候她才十四岁,就生下了继父的孩子。继父卖掉了出生的婴儿,还威胁茜莉说“除了上帝,你最好绝不要对谁说。”于是她只能将恼人的生活和不解的心事倾诉给从不写回信的上帝。在诉说中她很少提及男人的姓名,都是以“先生”、“爸”或者“他”来代替,在她内心深处,这些男人不配有名字,同时,这种表达也透露了她心中深深的恐惧,仿佛那些男人的名字都能伤害她。继父的打骂与侵犯让她失去了生育的能力,也让她抵触所有男性,对他们不敢斜视。后来他又像处理旧货一样把她嫁给了阿尔伯特。

  阿尔伯特更是没有把她当人看,待她还不及地上的一滩泥土,觉得她又丑又笨,倒是干起活来还有点男人劲儿。茜莉是继父的交易筹码,丈夫的眼中废物,养子们也不把她当回事儿,不管她多么温柔地待他们,他们也不会像爱母亲那样爱她、尊敬她。唯一爱她的是聂蒂,她聪明美丽的妹妹。聂蒂教她认字,教她自己认为需要知道的一切,只有有知识以后才能逃离这个魔窟。但是茜莉脑袋似乎总是不太灵光,其实不是因为那个男人说的什么天生蠢笨,而是因为过于繁重的劳作让她动不起来脑筋。聂蒂总说:“你应该斗争!你应该斗争呀!”可是茜莉不懂得如何斗争,她只懂得:“要活下去。”她就像辛勤劳作的骡子,为了不挨打,每当“先生”(阿尔伯特)发出一个命令,马上就会跳起来去执行。他不大会打自己的孩子,但是会打她,不管是谁的错都打她。正如他说的那样:“老婆像孩子,你得让她知道谁厉害。除了狠狠揍她一顿,没别的办法。”这个说法和《他们眼望上苍》中甜点心的想法简直如出一辙。他们也许受过不同的教育,生活在不同的环境,但是他们对待女人用暴力统治的态度却是惊人的一致。

  (2)索菲娅

  茜莉的继子哈泼和妻子索菲娅就是典型的丈夫要用暴力统治产生的悲剧。索菲娅是个好女人,勤劳能干,只要是哈泼正当的要求她从来不会拒绝。她不自私、不记仇、不妒忌,她很爱哈泼。但是哈泼偏是不肯过安宁日子,非要性格刚烈的索菲娅变成看家狗那样乖巧。索菲娅终于厌倦了,厌倦了哈泼非要让她百依百顺,像驯服动物一样对她打来打去。她带着孩子走了,满肚子怨气的她遇见了市长夫妇,对待市长夫人的无理要求给予当面回绝,对市长的荒唐指责出拳相向,他们和哈泼一样,夺走她做人的尊严。接下来的结果自然是令所有观者辛酸的:一群强壮的白人男性把索菲娅围在中间,她孤立无援,她虽然强壮、勇敢,但是她敌不过那么多男人的围攻,敌不过社会偏见的重压,那么多人围成一个牢笼把她紧紧套牢。再次看到她时,她已经失去了生气,仿佛是从地狱里走出来的亡灵,眼镜被打瞎了一只,满头的青丝染上了白霜。市长夫人再次以一副救世主的神情让她到家中来当佣人,毫无人性地隔绝她和亲人。市长夫人代表了社会上的权力,哈泼代表了家庭中的权力,虽然程度不同,但他们都希望索菲娅百依百顺,对自己的一点“恩惠”感恩戴德。

  (3)莎格•阿维里——蜜蜂女王

  第一次知道“先生”的名字是阿尔伯特还是从莎格的口中,她是众人口中传颂的“蜜蜂女王”,唱歌动听、光彩照人;她也是臭名昭著的坏女人,连亲生父亲都不愿意承认她,大家都怀疑她的孩子是和不同男人生的。茜莉第一次看到她肆无忌惮大笑的照片,就为之着迷。而莎格见到茜莉的第一句话竟然是“你确实很丑!”坦率且没有任何恶意,咯咯地笑声在生病的身体里发出来却像咆哮。她是嘴里装满爪子的虚弱小猫,把阿尔伯特费劲做的饭菜扔得到处都是,稍有不满意就对着他破口大骂。她是名副其实的女王,阿尔伯特没有了一丝往日嚣张的气焰,完全就是个唯唯诺诺想要讨好女王的士兵。

  慢慢就会发现,那些男人并非是铁石心肠、毫无人性。哪怕是阿尔伯特也会为了维护莎格违逆了父亲的意愿,这点上他和茜莉的感情倒是前所未有的统一——他们都爱莎格。在电影中,莎格更像是茜莉的知心姐妹,通往平等世界的启蒙老师。在小说中,她们之间则是女人间的爱情——茜莉常因为她和“先生”睡在一起嫉妒得发狂,想要尝尝她手指头的味道,亲吻她的嘴唇,吻到不能再吻。她不仅让茜莉发现了自己的存在价值和美丽,也让茜莉得到了爱情。对于原作中这种安排,难免有些女权主义的味道,很多女权主义者认为在男权社会里,只有女人之间才能相互支持、依靠,在许多小说中,女人都有自己忠实的同性伙伴。更有一些激进的人,认为只有女人间的爱情才能真正平等。不过,纵观茜莉备受压抑的情感生活,这种发展也不算牵强。她继父的性侵犯和殴打让她对男人怀着恐惧,从她不能生育那天起更是断绝了女人的一个部分,即爱上男人的可能。她只敢看女人,而莎格又是那么美,那么与众不同,与一切压迫她的社会都格格不入。认识莎格后,茜莉第一次冲出自己的小天地,想到了世界。莎格给了她想都不敢想的那些情感,唤醒了她身体中沉睡的梦想,让她第一次想要逃离这个家庭。当时,她以为妹妹聂蒂已经死去,莎格就变成了她全部的情感寄托。她需要爱,而莎格给她爱。有时候,爱情就是这么简单。

  为了电影更易被大众接受,导演斯皮尔伯格在电影中加入了更多温情有趣的细节,比如茜莉姐妹在向日葵地里玩耍,阿尔伯特见到莎格犹如小丑一般的滑稽表现。电影也让茜莉和莎格之间的爱情更加暧昧不明,也没有细述原著中对于非洲社会的追根溯源。影片的结局更加戏剧化,更加圆满,可以说是一种美化,也可以说是一种美好的期许。

  漂流在社会不同地方的女人,都有一种情感是相同的,那就是孤独。黑人被社会抛弃是一种孤独,而当家庭都要抛弃女人时,那种无处栖身的孤独让她们在彼此间寻找慰藉。莎格说,“如果你走过田野里哪个地方,而没注意到一片紫色的话,上帝就会大发脾气。”紫色是幽静的、矛盾的,是热烈的红色和忧伤的蓝色调合出来的孤独,是代表着永恒的美好的紫罗兰,是茜莉的善良、聂蒂的聪慧、索菲娅的勇敢和莎格的美丽,你若经过她们不回头看看这盛放在社会底层黝黑烟囱中的紫色,连上帝也会为之叹息。

  转载请注明作者:九尾黑猫

  http://www.mtime.com/my/LadyInSatin/blog/1186927/

  《紫色》影评(六):第一次知道紫色代表黑人

  知道这部电影还要归功于豆瓣,偶然在豆瓣好友的评论里面看到这部电影;它首先吸引我的就是它简洁的名字:The Color Purple(紫色是我比较喜欢的颜色),然后才是导演斯皮尔格。

  本片青一色的几乎全是黑人,在放到三分之一的时候我几乎都没对本片感到好感,但是在喜丽长大的那一刻,我看到了Whoopi Goldberg,我熟悉的那位“修女也疯狂”。

  最近发现公认的比较优秀的电影都有一个通病,那就是它的时间跨度总是比较长,像《天堂电影院》、《钢琴师》、《英国病人》、《教父》等都是这样。

  其实本片不仅仅是要表现喜丽和聂蒂之间谁也分不开的姐妹情谊,而更多的是黑人所遭遇的不平等,黑人妇女更是如此。喜丽的丈夫不把她当人看,认为她只是一个泄欲的工具和保姆;而更让我感到吃惊的是喜丽一贯的忍耐(这让我想到了我们伟大的民族,残存的五千年的历史让我们更愿意逆来顺受)。聂蒂总说:“你应该斗争!”可是喜丽不懂得如何斗争,她只懂得:“要活下去。”

  在喜丽准备离开他的丈夫(已垂垂老矣)的那一刻,丈夫不停的骂她,想让她自感羞愧而留下来,但是喜丽却喊出了自己的心声(这一系列的转变或许都要归功于莎格):“I have nothing ,I’m ugly,God ,I’m here!”

  一直让我有点不明白的就是在火车开动之后,喜丽看到一个女孩不停的追火车,导演将那个演员变换成聂蒂的模样,在撒下了金币(给了一个特写是巧克力)之后,镜头慢慢的移到了铁轨上,一切渐渐的模糊了。不知道是不是想表明喜丽对妹妹的思恋之情,既然是有为什么让一切变得模糊不见,我们也只能猜测。电影这个东西,从不同的角度看,会有不同的收获,或许我们所考虑的根本不是导演的本意。

  顺便推荐二首很好听的曲子:

  ilent Hill 2 Soundtrack : TRUE、Promise.

  《紫色》影评(七):我的粗略感觉

  好像遇到了传说中的蓝调。黑人根子里有那种狠快乐的基因(?),一定程度上削弱了这个片子的沉重,甚至她丈夫性格里的残暴,所以我们感到剧情发展连带人物情绪前后的违和。但不否认片子整体很好。

  然后,我想说索非亚这个女人,她受困前可以担得上“茁壮”(罕见极了)。她聚众打架(凶狠)前,或者失去理智前,只顾忌不要叫自己的孩子看见。她因此坐了牢,出来时带着被打歪了的眼睛,花白的头发,蹒跚的步伐,再无尊严和骄傲。她的示弱,和她作为一个母亲的身份有很隐秘的关系。(我觉得她不怕死的。)

  同是受困,相比而言,奈蒂的“丑”和盲目服从和勤快,有种很单纯干净的美感。秀格说你很美,这个是很真的话。(那段镜头拍得无与伦比)

  最后,女性的成长真的是一个很疼很疼的过程。黑人是,我们也是。

  《紫色》影评(八):关于电影The color purple的一点小感想

  在所有颜色中,我最喜欢红色,因为她最绚烂夺目。我也喜欢黄色,她温暖向阳。喜欢蓝色因为他象征单纯美好。喜欢黑色因为他踏实诚恳。但是我们似乎很少提及紫色。其实仔细端详紫颜色,就会觉得她美丽恬静,像沉默不语的少女静静在墙角,不能给人惊鸿一瞥的美艳感受,但看一眼,有小家碧玉般给人清爽舒心。

  Alice Walker给《紫色》取名“紫色”。其实紫色是一个很抽象的概念。我揣摩她是否想表达,Celie在她生命的前几十年里,她默默地劳动,忍受继父的强暴,先后失去两个孩子的痛苦,丈夫的奴役与暴力,继子们的无视与冷漠……她像紫色一样不为人所注意。但是在Shug,在Sofia,在Nettie的影响和鼓励下,她冲破思想的桎梏,在饭桌上勇敢地说出自己的心声。离开某某先生,和Shug一起生活,最终像紫色一样绽放,美丽得让人热泪盈眶。电影the color purple的末尾,斯皮尔伯格把场景设置成了一片紫色的花海,明明是不知名的花朵,但是在夕阳的晕染下如此美丽。Shug和Nettie都穿着紫色,一个淡紫,一个深紫。

  最喜欢电影里Shug跟某某先生摊牌要带Celie走的那段,Celie从最初的小声地抗议,到拍案而起大声说我向你要过一分钱么,再到拿着一把刀对准某某先生的脖子,眼睛里迸发杀意,这是她多年来积累的怨恨,积得那么深, 爆发出来,让所有人都害怕。

  平日里最唯唯诺诺,唯命是从的Celie竟然也会反抗,这让大家大吃一惊。积怨已久,导火线一点燃,便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与书中描写的桥段不同,电影里大家围坐了一桌,就连艾伯特的父亲也出席了。书中艾伯特的父亲只出现了一次——某某先生把Shug接回家料理,他气冲冲地过来希望把她赶出家门,可是就连Celie也偷偷地在给他倒的水里吐唾沫。电影中艾伯特的父亲出现了三次,第二次就是上述的饭局里。他夹着一根烟,背光的身影显得更加渺小。他和儿子大声地嘲笑Celie以及其他女人的时候,我不得不承认这是我最讨厌的人。

  别看某某先生娶了Celie以后,头几天爽快地给了Celie一巴掌;也别看某某先生蛮狠粗暴地把Nettie赶出他的领地。其实某某先生骨子里还是一个很温柔的男人。他小心翼翼地给心爱的Shug做早餐,被割到手了只是用力地吸吮手指而没有差使Celie帮他。有心爱的人在身边让他的善良一览无遗,即使是Celie大胆地搬一把椅子看着他丑态百出,他也没有恼羞成怒,要是照着平时,早就一巴掌挥过去了。更让人惊奇的是,Shug把他的餐盘碟子一股脑地甩出来的时候,某某先生只是灰溜溜地夹着尾巴落荒而逃,并没有大发雷霆或者迁怒他人。

  那么那个平日里耀武扬威的某某先生是怎样炼成的呢?”Who gives a damn?Boy,you going to let this nappy-haired gal(girl) sit here and cuss you out?You’re at the head of your own table and you acting like a waiter”这是电影里某某先生的父亲在餐桌上教训儿子那段话。”I ain’t heard such nonsense in all my life.Now listen to me.I know just what you need.We need you a woman.Nice,little,young girl clean up the house ,iron your skirts,clean up this house…”这是某某先生的父亲在Celie离开以后安慰落魄的儿子时说的话。不难想象在某某先生的童年时期或潜移默化或直接接受了多少这样男权主义的想法。父亲不允许他娶Shug,于是他没有了爱情。父亲教他要有一个洗衣做饭的乖女孩,于是他像对待奴隶一样对待他的妻子。

  至于他藏起了Nettie的信,除了是因为出于愤怒和自私。我觉得还是因为出于嫉妒。他失去了Shug,没有爱情;他没有兄弟姐妹,父亲自私自利,没有亲情;他孤独守着自己的领地,没有朋友没有友情。但是丑陋的妻子却有Nettie这样亲密无间的姐妹。他自认为自己高妻子一等,却无法拥有妻子有的东西,这让他高傲的自尊心严重受挫。所以他拒绝转交Nettie的信。但是他心里还是有一点点的渴望,还是有一点点欣赏Nettie和Celie之间的感情,所以他没有扔掉或者烧掉信件,而是把信件小心翼翼地收藏在地板下面,像爱惜情人的照片一样爱惜它们。这样的某某先生,深情又可爱。

  在传统的男尊女卑的思想束缚中,某某先生其实是首当其冲的受害者。我不知道他后来是还爱着Shug还是爱上了Celie,但是无论他后来烂醉如泥躺在地板上,还是寂寞地站在Celie的店门口又独自离开,亦或是一个人站在白马前胡子满脸没有人收拾,都让人深深地可怜他。年轻时因为不够勇敢而放弃,长大后因为固执而失去。他是深紫色,在父亲的教导下,用刀割伤了自己,用衣服遮着,流了血结成暗紫色的痂,独自痛着。

  《紫色》影评(九):Girls!To be a man!

  I got very complex feeling while watching this movie. I was confused by the relation between the father and her 2 daughters, angry upon the way how man treated woman, pitiful for the separation of two sisters, and finally touched by the ending.

  Celie

  The major role of the movie. Ugly,black,timid…It seems that all kinds of pitiful adjectives could work on her. Whether from Celie’s view or my view, the strongest feeling is that in the both white people and man dominated society, black woman seems to be a family’s servant, or even inferior than a servant.Raped by her step father, separated from her kids and sister, married a beast-like man. I believe no one can exactly tell how hurt she was during the years when she lived with her so-called husband, and without a soul accompany, without anyone’s love and care. Meanwhile, she had to face the family which was just a jail for her, not only physically but also mentally. I can hardly imagine how lonely that could be .The worst thing is living in a place where you have no wish to live and accompanying with those who you hate. But what can Celie do ? What can a black woman do under the man-dominated condition. What’s worse is that she even took this for granted. That’s the point why black woman can’t reach the liberation. Thankfully, all pains have endings. When I saw Celie and her sister finally get together , tears falling unconsciouslly.All sad memories can be overcame. It’s not about how much you can forgive, or even forget. It’s how much you can bear, how much you can fight for ,how much delightful you can see right from the endless darkness.

  ophia

  ophia is an exception in the tipical society. She is brave, she is intelligent, she is diligent and deeply in love with Harpo. Although so , she still cant escape the evil clams of the terriable tradition. As you can see in the movie,she said to Celie: All my life I had to fight. I had to fight my Daddy. I had to fight my uncles. I had to fight my brothers. Girl kid isnt safe in family where men are. But I never I thought I had to fight in my own house. In the clear contrast to Celie, Sophia chose to leave rather than endure. Then you might be convinced that Sophia is gonna be a bright image to show exactly the contrast against Celie and get to the free land ,despatch the prison of man-dominated reality. However, as the story can tell, you can disappointedly find out that would even hardly happen in fantacy, because except man, black woman still have to face the whole society which is exactly dominated by white people.

  When Sophia was surrounded by a group of strong white man after refusing to be Mrs Mayor’s servant, it’s obvious that how little a black woman could do and how helpless when she was alone in the society. After years tormented and prison life, Sophia became a woman without enthusiasm and even old. A deep comparison between the former image and the current one.The tragedy was Sophia still cant get rid of Mrs Mayor’s control, who came to Sophia as a Savior, which actually mercilessly separated Sophia from her family again. Still, as evil as the whole world is , no matter how strong and brave inside a black woman is ,it’s just not enough to face the reality that black woman’s social status is almost none.

  ince the sex discrimination still exists in today’s society. I strongly believe that we girls should not take this for granted, otherwise, nothing s gonna bring woman’s status upwords. And in this gender disordered world ,Girls! To be a Man!

  《紫色》影评(十):不屈而活,活出奇迹

  很多人被踩在脚下,便懒于动弹,认为这是上天胡乱的恩赐,于是卑贱一生,并没有真正地活着。

  懒于动弹的人大抵是两种心态,一种认为身上的压力太重,根本翻不过来,一种认为即使翻过来了,也还会有更重的压力压上来,他们心存一种对于未知的恐惧,缺乏开拓者的意识,于是宁愿躲在别人的脚下苟活,至少不用担心走哪条路的问题。

  但多数人是希望翻过来的,就像一个困于水下的人,始终是渴求到水面上见见阳光,获得呼吸一样,这可以说是一种本能,翻身的本能。

  这种本能在电影里一直被讴歌,因为压迫与抗争的主题总能在平静如死水的观者内心上掀起或大或小的似曾相识的波澜,这种波澜构成了激励,激励现下的人拿出勇气,正面迎敌,活到水面上来。

  斯皮尔伯格的《紫色》便讲述了将本能激昂发挥的三个黑皮肤的女人的传奇故事。

  全片以喜丽的口吻展开,可以说喜丽占据了不幸人的所有不幸,她生在贫穷的算不上家的家庭,父母未知,自己跟着一个为他生了两个孩子却要叫他父亲的人过活,并且喜丽长相丑陋,又是个黑人,还是个女人,这些先天因素加在一起,其命运可想而知。喜丽被亚伯特娶回了家,与其说娶,倒不如说买来当女佣,因为亚伯特妻子早死,留下三个无力管教的孩子,整个家需要一个女人来操持,按说逃离一个魔窟该是庆幸,可惜掉进的却是另一个魔窟,因为喜丽的丑,亚伯特对她的态度也就停留在女佣的层面上,粗暴使唤,跟对待一头畜生无异。喜丽的过于自知之明决定了她的顺从,她可能根本不知道反抗为何物,有什么用处,她只是默不做声地打点着一切,将亚伯特的野蛮态度视作理所当然。

  但人都是有反抗基因存在的,只是有没有被激活的问题,虽说有压迫就有反抗,这是自然规律,单靠个人的意志来催生这种反抗还是有些勉为其难,因为人总是会陷入错误的观念越陷越深,如果没有外力拉动的话,比如喜丽就会陷入自卑的情绪无法自拔,在妹妹娜缇这一条唯一的续命稻草也被亚伯特斩断的情况下,她的反抗几率就更加微弱了。

  比较令人欣喜的是,喜丽遇到了苏菲亚和夏葛。

  苏菲亚一出场的气势就非同凡响,由三条狗开道,大步流星,像行军一样去见岳父,并与不怎么待见她的岳父当堂对峙,这与喜丽的顺从形成了天壤之别。但索菲亚的奔放却成为了喜丽的反面例子。苏菲亚嫁给了哈波,无论从吨位还是气场上,哈波都处于弱势,所以哈波被同村男人瞧不起,为了维持男人的强势,哈波从嘲笑他的男人那里学会了“打”,这一点也得到了喜丽的赞同,而喜丽是从自身实际出发,以扭曲的认识得出这样一个错误结论的。这个结论自然遭到了苏菲亚的痛斥,在玉米地里,被打了的苏菲亚对喜丽说,我这一辈子都在抗争,抗争父亲、叔伯,还有哥哥,现在好不容易有个家,却还要抗争自己的老公。苏菲亚的话深刻反映了男性在社会的主导地位,女人要抗争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苏菲亚没有屈服,既然哈波露出了传统的想要强势的男人的面目,她果断选择了离开,当她再次回来的时候,带了另一个男人,耀武扬威,算是荣归,要给哈波和当地所有人一个活得更风光的证明,并且一拳将哈波的现任打进了河里,造成了场面的喜剧性的失控。可惜苏菲亚的好景不长,她奋力抗争的优点也成了她的不幸,天不怕地不怕的她对着市长夫人说了脏话,还一拳击倒了市长,这一胆大包天的举动将她送入了监狱,出狱后的她一幅落魄,完全丧失了心气,成了一株朽木。

  也许最初的喜丽是怀着怪异的眼光看待苏菲亚,但为着美好生活不惜一切的苏菲亚又在一定程度上感染着喜丽,当苏菲亚出狱,成为市长夫人的女佣时,喜丽向她伸出了援手,按苏菲亚的话说,我当时极度沮丧,但喜丽出现了,我就觉得上帝还在。喜丽对于苏菲亚的赞赏和同情,部分推动了喜丽最后的揭竿而起,这是从反面例子向正面引导的认知转变。苏菲亚重拾对于生活的信心后,相信她能克制自己的抗争情绪,做到一个较好的平衡,从而生活得更加如意。

  苏菲亚之外,另一个促使喜丽改变的人是夏葛,一个艺人。夏葛的出场有点儿玄幻,那是一个暴雨夜,醉醺醺的夏葛由亚伯特驾马车搀扶而来,见到喜丽的第一句话是你真的好丑,笑声很豪放。喜丽对于夏葛十分好奇,当她看到夏葛的眼睛时,有种奇怪的亲近感,所以她并不相信亚伯特的父亲的诽谤,按亚伯特的父亲的观点,夏葛是个不干净的人,简单说就是娼妇,这不难理解,保守时代的人对于从事歌舞卖弄风情的女人是不耻的,准确说就是对于有名气又自由的人表示眼红。不止是亚伯特的父亲,夏葛的父亲也是如此,夏葛的父亲是牧师,这是保守时代最保守的职业,对于女儿这种开放的生活方式自然更加不能容忍,但父亲却是爱自己女儿的,只是观念上遭遇隔阂而已,这成为了夏葛最大的心结。夏葛同样没有屈服,依旧着自己风光自在的生活,也最终通过一次富有戏剧性的和声,达成了与父亲的和解,融化了父亲有些难以启齿的内心。

  夏葛对于喜丽,是思想上的火箭式的助推。喜丽向往夏葛的自由自在,美丽而富有魅力,像仙子一样的存在,夏葛一次次激励喜丽要自信,要微笑,喜丽尝到了甜头,决定跟夏葛一起去孟菲斯,可惜临行没能拿出勇气,造成了遗憾。后来再次遇到夏葛,发现了亚伯特藏匿喜丽的信件这一惊天秘密,一时心潮澎湃,一是对于妹妹娜缇的那份姐妹情重新燃起了希望,二是再也不能容忍亚伯特那副欺负人的嘴脸,出于对自由生活的如饥似渴的向往,喜丽开始像苏菲亚一样出格了。首先,喜丽又一次萌生了用剃刀割断亚伯特脖子的邪念,这个场景在影片中出现了两次,第一次的喜丽还是个孩子,娜缇被亚伯特无情赶走,喜丽拿剃刀为亚伯特刮胡子,虽然内心怨恨,但缺乏一丝勇气,第二次的喜丽刚得知亚伯特在妹妹的音讯上蒙骗了她,内心的怨恨有增无减,从她怨毒坚毅的眼神便可知一二,这一次丝毫不缺乏勇气,只是夏葛阻止了她。

  阻得了一次,阻不了永久,喜丽终于爆发了,在复活节的餐桌上。喜丽逮着亚伯特对于她离开的拒绝发炮,说亚伯特是屎蛋,在座各位都是牺牲品,转而拨高自己的两个孩子,以及对于美好未来的憧憬。这一举动当然“技惊四座”,是以亚伯特为代表的男人们不曾预料的,亚伯特摆出往常的傲人姿态驳斥喜丽的不知好歹,继续以喜丽的天生不足加以嘲弄,直到喜丽拔出餐刀威胁,喜丽已经不是那个胆小木然不知尊严为何物的佣人了,她成为了像苏菲亚一样的斗士,像夏葛一样追求自由的新思想者,并且她没有失去理智,在苏菲亚和夏葛的力挺下,她乘坐汽车挥别这个地狱一般的地方,实现了梦寐以求的解脱。

  等待着喜丽的远方,是真正父亲的遗产,是裁缝店,是归来的妹妹和儿女,是一个传奇一样的人生。

  不得不提斯皮尔伯格的剪辑技巧,经过前面9部长片的打磨,愈见成熟。比如苏菲亚去见岳父要走时,随着吼的一声“哈波”的拖长,画面无缝对接到两人的教堂婚礼;当喜丽沉浸于娜缇的往日信件时,画面在喜丽读信的场面与娜缇在非洲的见闻之间交叉剪辑,基本都是十分巧妙的转场,先是落日余晖下的串联,再是小河边的树枝,一头大象露出了脑袋,接着是雨滴声过渡到非洲部落敲竹片的声音,或者撬铁轨时货车路过的衔接,然后是教堂的墙被撞毁;在喜丽第二次对亚伯特起了杀机的时候,这种蒙太奇更为动人心魄,一面是非洲部落的酋长往喜丽两个孩子的脸上割出印记,一面是喜丽将剃刀伸向亚伯特的脖子,再配上富有鼓动性的部落演奏,一股惊险的意味弥漫开来。

  影片以现实的时间为序,并没有跳接和闪回,却在喜丽获得完全的解脱时插入了一段幻想,这段幻想必然性地成为了美丽的点缀。火车外是小时的娜缇追着奔跑,车厢里是俨然一副贵妇人姿态的喜丽,喜丽走到车尾,服务生端出一碟巧克力,喜丽捧出一把洒向远去的铁轨,娜缇兴奋地捡了起来,对着喜丽微笑挥手,喜丽也一脸满足,微笑挥手。

  如此温暖的场面在影片中有很多,这也许就是斯皮尔伯格当时的心态反映吧,虽然面对的是歧视、女权这样严肃的题材,却更愿意去捕捉弥足珍贵的生命暖色调,但片名的紫色却居于冷暖之间,这不得不说是一种刻意的矛盾。但影片却有多处比较喜剧的处理,单就预示危险拔腿散开这一个梗就用了不下三次。比如亚伯特为了夏葛下厨,喜丽本是坐在椅子上看热闹,觉得很新鲜,当亚伯特拿出煤油要往木柴上浇的时候,喜丽逃了,留下空荡荡的椅子;又比如哈波的新欢给了苏菲亚一巴掌,苏菲亚握紧拳头的时候,弹钢琴的合上钢琴盖,逃了,弹吉他的匆匆收起吉他,也逃了;还比如米丽小姐开车时,汽车甫一发动,围观之人夹腿逃窜,避之唯恐不及。这些散开都形象生动地达到了较好的喜剧效果。

  最后说到两位主演,乌比·戈德堡和奥普拉·温弗瑞。前者因为本片一鸣惊人,获得了奥斯卡影后的提名,后来凭借《人鬼情未了》获得奥斯卡最佳女配,之后一年在《修女也疯狂》也大放异彩,后者是美国乃至世界最有影响力的女人之一,她主持的脱口秀连续16年居同类节目之手,是当之无愧的脱口秀女王。这两位都是黑人妇女成功的典范,可以说,她们不具备先天优势,就像影片中的角色一样,却通过自身的不屈,创造了人生的奇迹,无论如何都是值得所有人敬佩的。

本文来自网络收集分享,不代表Pi酷萌短句文学的立场,如涉及侵权请点击右边联系管理员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pikumo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