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i酷萌首页
  2. 观后感

PiKuMoe-《潘多拉:永恒的生命》影评精选10篇

《潘多拉:永恒的生命》影评精选10篇

  《潘多拉:永恒的生命》是一部由河毛俊作执导,堺雅人 / 尾野真千子 / 石黒賢主演的一部剧情 / 犯罪类型的电影,文章吧小编精心整理的一些观众的影评,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潘多拉:永恒的生命》影评(一):男神的神作自然是好的

  我是个偏执狂。

  所以对于雅人叔,(其实对于年龄差来说叫哥更适合吧。)我总有一种偏执的喜欢,喜欢什么呢?喜欢他那种抿嘴低头默然不语,但嘴角总是带着一种不近俗世的微笑。

  这样的男人是温暖,但却也是最寒冷的。因为他会冷暴力啊!好可怕的冷暴力,我最怕的冷暴力。

  所以在这部电影中,我就是尽情的欣赏他的冷暴力。

  对什么都不关心,对什么都不在意,他就沉浸在自己的天才之中。

  他是神啊!他创造了自己,创造了儿子!

  这是一种什么执念?

  寒彻骨,把血都冻住了。

  但最后他毁灭了自己创造的一切,是因为自己创造的是无边无际的黑暗吧?可怕的黑暗!

  绝望到最后就是无所谓的冰冷。

  白色的衬衫里包裹着一个没有灵魂的躯体。

  变成蜂窝的躯体该如何去填补?

  瘦落的街道?

  绝望的落日?

  荒郊的月亮?

  还是没有信仰的灵魂!

  《潘多拉:永恒的生命》影评(二):如果克隆普及

  克隆羊多利是世界上第一只用已经分化的成熟的体细胞(乳腺细胞)克隆出的羊。多利于1997年首次公开亮相,震动整个世界,美国《科学》杂志把多利的诞生评为当年世界十大科技进步的第一项。细胞核转移技术虽然取得突破,但培育合成卵细胞的失败率极高,即使培育成胚胎,许多都存在缺陷或者降生后早亡。2003年2月,不到7岁的多利因肺部感染而被科研人员实施“安乐死”。

  克隆技术现在还有许多问题没有攻克,实际还不具备克隆人的技术,但是在许多科幻电影中已经出现了对克隆人的幻想。克隆人因为有背于伦理,所以对于克隆人行为的合法性现在还存在很大争议,但克隆器官已经被视为未来医学发展的方向之一。

  《潘多拉:永恒的生命》就是讲的克隆人,有一个科学家有些自恋,想要永生,就克隆了自己,克隆人看起来性格与智力都与原体一样,但是克隆人最终产生了自己的意志,不受他控制了,最后是一个开放的结局,从前期的铺垫看,电影作为克隆人的结果是不好预测的。我是觉得思想是无法克隆的,所以就算克隆一个一模一样的肉体,因为成长的环境不一样,还是产生了一个不同的人。不过如果记忆能够转化成数据保存、复制、转移,人就真的长生不死了。现在我也说不好这样的未来是让我兴奋还是让我颤栗。

  天才一直以来被视为是一种上天的恩赐,因为即使是同一家族的人,天赋也是不可遗传的,莫扎特出身宫廷乐师家庭,他的家人对音乐都是精通的,但是只有他留下了具有穿越时空能力的经典作品。叔本华同他母亲都是哲学家,但是他母亲显然没有他名气大。因为有性生殖的孩子的诞生包含父母双方基因的遗传,所以不可控因素更多,但是如果只从一个本体培育,会不会这种惊人的天赋是可以遗传的,如果真的能实现这种目标,那就大量克隆各界天才的本体,由各界天才组成的人类社会会达到人类的极限么?这么想想觉得还挺激动的。

  如果人真的长生不死了,还有什么生育的必要,人更要把地球挤爆了。然后阶级固化,牛人永远是牛人,衰人永远是衰人。应该也不是谁都能利用上克隆技术的,有钱人长生不死,没钱换克隆器官的就自生自灭了。如果没有死亡,我们为什么还要珍惜时间?活太久会不会很无聊?我对未来的预测好像太过悲观了。其实心里还是好奇的,很想活着看到人类熟练使用克隆器官的那一天。

  《潘多拉:永恒的生命》影评(三):简单谈谈我的感受

  我没有给予力荐的原因,也是因我自身的想法的,我不同意将克隆看的过于邪恶。

  克隆人一向存在伦理上的巨大争议,你若克隆出了自己,那么,你的克隆人与你的关系是什么?

  我认为,所谓父子,兄弟之类的关系,于血缘的要求没有于感情的要求大。都说,血浓于水,但是收养关系也是很多的。收养人与被收养人没有血缘关系,但是也是父子兄弟,因此,为何还要纠结于DNA完全相同的问题上。

  你的克隆人,源自于你的身体组织,成就于科学家的培育,产生于某位女性的子宫,但是他与你的关系,还是需要纠于他由谁抚养。

  再说剧中,铃木元是孤单的,高智商+满口圣洁却抛家弃子的母亲+严厉的管教+低情商+极有可能的童年虐待=他

  这种情况造就了他的偏执又理智,自信又自卑,冷静又冲到,缺爱又不懂表现爱

  他对新儿的感情,基于对证明自己的信念,成长于想弥补自己那痛苦的童年,完善于逃亡。

  他在知道新儿杀死了代孕女惠美时,那明显的感触。他也说过,选择代孕女是因为他的母亲也叫惠美,两人长得很像。可不可以说,克隆体展现了他对母亲的感受,仇恨,依恋,怨恨,欲除之后快。但是与克隆体不同的是,他没有也不敢去做到。

  这是他的欲望,他不敢,也无法做到的事。

  克隆体新儿却不同,对他而言,潘多拉匣子是打开的。他可以随意去做,因为他遵从本能。

  他是人类本能的释放者,他想活下去,他不会纠结于世俗,他会未达目的不择手段。可是又有一番孩子的纯真。

  他的目的很简单,保护自己。

  铃木是成功的,他制造出了一个完美的克隆体,从身到心的一致。

  国学认为,人性本善,我更相信相反的观点,人性本恶。

  新儿的克隆失败,在于后天教育的无法跟随,一个失败的女人,怎能抚养一个智商高的恐怖的孩子?

  《潘多拉:永恒的生命》影评(四):从你的眼神里,看到了天堂和地狱

  熟肉终于撸完了,虽然结尾有点仓促,但立意还是不错的,给观众留下了较为充裕的遐想空间。

  故事果然如堺桑所说是个简单的故事。无法抑制的贪欲,使面对着潘多拉魔盒的凡人,即使明明知道打开它将会带来怎样的灾难,但终究仍会选择打开。而潘多拉魔盒一旦被打开,就不会那么容易被关上,你想救赎也只是有心无力,魔鬼将朝着你无法控制的方向狂奔而去。相似的故事仿佛一直不停的在轮回。

  导演的拍摄手法倒是不错,从头到尾悬念迭生,不断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刺激着观众的神经。能够让你一口气看下去、全程无尿点的片子,果然算是一部好片吧。

  不知是不是因为我太投入,看起来觉得片子太短,没看多长时间,突然就跳海了,下意识的看了看进度条,竟然已经到结尾了。。。铃木从意识到自己犯下不可挽回的错误到最终下定决心,自己创造的魔鬼需要自己亲手解决,没有什么犹豫和挣扎,是不是有点过渡的太快了呢?跟几位同好谈论,大家果然都觉得,如果剧情能够再展开的充分一点,会更好呢。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的转折受篇幅所限,不得不仓促了点。真是怨念只有一集,如果能拍成上下两集的SP该多好呢?我的好友阿卡甚至都起好了名字,上部:天堂;下部:地狱,哈哈,喜悦和悲伤的转折,不错吧?

  总体还是很喜欢的,除了从头到尾的颜美以外,铃木森赛让我再次感受到我喜欢的这个人果然是一个好演员,演的很到位。那种让导演编剧赞叹的眼神,时而让人感受到纯净和专注,时而又让人不寒而栗,实在很到位。这部剧终于是达成了堺桑台词不多的心愿吧,不过虽然台词不多,但声音还是很美,听起来超级享受。

  另外,高桥来君真是一个令人欣喜的发现,星男的时候,我还只是感慨这孩子真是卡哇伊!但这部里面的他,再次让人刮目相看了,此子不可限量啊!

  《潘多拉:永恒的生命》影评(五):很想单纯地谈谈堺雅人,那就谈谈吧

  我第一次接触到堺雅人还是在半泽直树里,当时这部日剧火得不行,我也就跟风看了下去。半泽拍得非常出色,到后期我简直就是不看不行的节奏,每天都在苦苦追剧,苦苦大夜里还因为剧情激动地无法入睡,坑爹的结局以后拧巴很久,可谓是入戏颇深。

  半泽结束以后,我顺理成章的接受了别人的意见看了LEGAL HIGH,结果也深深入坑,剧中各种耍贱卖萌简直就成了那个时期最重要的精神食粮,剧情反转的时候欣喜万分。

  然后我就一发不可收拾。

  想起来有一段时间我就跟个神经病一样,见人就说“雅人叔、雅人叔”成功地吓退了一群小伙伴。后来不管片子拍得无聊不无聊我基本上把他所有的电影、电视剧都看了,而且还就着学校几近瘫痪的网速一个人默默地看完了他的舞台剧、采访、节目…….没有中文字幕的也看…….咳咳……

  霓虹的优质大叔有很多,如果说长相的话,福山雅治可能更加潇洒,可是雅人叔有着一种与生俱来的温柔气质,还是然他在众多男星中有了自己的特点。有的时候真的觉得是人如其名,可能是和年轻时候的早稻田经历有关系,虽然是在各种戏中都鬼魅狂狷过,但是雅人本身给人的感觉就是淡淡的平易近人,眼睛里总是有一种暖意,虽然已经40岁了,给人的感觉仍然是不通世事的羞赧少年,所以很多人觉得他在半泽里用力过猛,可能就是他平时给人的印象过于谦和造成的。

  以前看过一句话,忘了是在什么上面看的了,反正意思差不多就是想让观众可以原谅的变态都是温柔的变态,就像《香水》气味天才本威士肖,就像《天使与魔鬼》中的神父伊万麦克格雷,柔柔弱弱地完全激发不起人民大众的仇恨,反而有些时候会去可怜这些人。雅人叔也以这种方式花痴了一片小女生,如果大家去b站看弹幕基本上都是“好美啊”“好帅啊”等等,基本上扮演的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偏执狂并不影响大家欣赏颜的心情。

  早先对大叔演得比较不正常的角色统统出现在舞台剧上,可能在剧院发挥的余地比较大,演出来比较过瘾,这也就给他在演变态这条路上做了充足的功课(……)。雅人叔的表演在这个片子里是非常出彩的,他成功地让温柔的双眼成为了寒光凛凛的双眼,并成为了片中的核心灵魂。同时,也是因为他的“温柔”让“生命可以不朽”的概念成了相对能够理解的命题,这种富有余地的表达加强了戏剧的张力,模糊了中心,一定意义上加深了影片的意味。简单来说,电影的百分之六七十是有堺雅人一个人撑起的。

  单纯地欣赏这位演员,从没有想过去怎样揣测他的内心,去窥探他的生活。作为一枚小粉丝,我只想默默地萌着这位笑眯眯的安静大叔,然后祝愿他一直可以生活的悠然快乐。

  《潘多拉:永恒的生命》影评(六):生存的本能与“自私”的抉择

  【未经本人授权,请勿私自转载】

  【未经本人授权,请勿私自转载】

  【未经本人授权,请勿私自转载】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生存与自由

  之前看过《染血将军的凯旋》和《DR.伦太郎》两部风格迥然不同的医疗题材电影,感触颇多,现在看这部电影也完全是冲着雅人叔去的。电影情节其实比较简单,但其中涉及了人性和生存的沉重话题,随着铃木元和新儿的“黑化”,人性的弱点、无奈和黑暗面也逐渐暴露出来了。

  首先来说铃木元这个人物。在新儿出现之前,我并没有意识到他是个高智商但又缺乏一般意义上社会情感的人,或者说有点“变态”,因为所谓的“变态”其实只是与通常社会伦理道德相抵触,它是人潜伏在人们内心深处的黑暗面的外在表现形式,有些人“表现”出了这种恶,于是被认为是“变态”,殊不知每个人其实都有“变态心理”,只不过并没有付诸实际行动罢了。铃木的性格算不上扭曲,被母亲抛弃的童年经历在他身上表现为对“生命存在”本身的追求,或者说是“一个人应该以怎样的生存方式获得认可”,而他选择了游走在道德边缘的医疗事业,并且投入所有精力去触碰在普通社会伦理看来是“禁区”的克隆技术。铃木的追求当然是有私心的,对进步医疗的渴望和对孤独的抵触都占了很大的比重。电影开篇铃木向病人家属了发出死亡告知,他那平静外表之下掩盖的是对于生命消逝于眼前而自己无能为力的愤怒和无奈,所以他才会对着不谙世事的小女孩道出那样沉重的话语,从这一刻起,他的“变态”可以算是开始外化了,而之后的克隆也正是他探索和追问生命最终形式的一种外在行为。

  再来谈谈新儿。新儿的出生并不能简单地被认为是悲剧或者不应该的,因为但凡伦理道德都有基本利益和终极利益、个人利益和群体利益的冲突。新儿出生在社会道德规范之外,却不可避免地受到社会道德规范的制约,“不合法”的出生标志着他不可能受到“合法”的待遇,他是被排除在“社会法则”之外的“怪物”。“怪物”要想正常地生存,只有反抗现有的社会规范,或者创造新的社会规范,把其他人纳入其中,但对于新儿这样一个年幼的孩子而言,他并没有实现后者的能力,所以只能选择用自己的方式去反抗,去保护自己的“存在”。

  也许有人认为新儿保护自己的手段过于极端,但在我看来,这就是人的本性。社会给新儿贴上了“怪物”的标签,不但不会给他成长的机会,还要把他的存在扼杀于萌芽状态。正常发展的成年人在面对外界的非难和压制时,大多会选择妥协,采取折中的办法,只求不被社会杀死,或者以积极的姿态去改变身边的人和事物,努力创造自己的生存空间。但新儿太小了,他还来不及成长就面临着被毁灭的命运,于是他以同样强硬的手段回击。化解怨恨与恶意的方法很多,普通人一般不会走向极端,而作为尚未学习“道德伦理”并且被标记为“违背伦常之存在”的新儿采取了直接消除怨恨与恶意来源者的存在这样一种手段。要么作为爱自己的人活着,要么作为恨自己的人消失,新儿不会给其他人第三种选择,一旦对方侵犯了他的底线或者动摇,新儿就会毫不犹豫地杀死对方,永绝后患,所以惠美、夏美、神原校长派来的杀手等都是同样的下场。铃木提到的“selfish基因”的存在在他自己和新儿的身上都得到了充分的体现,新儿为了生存杀死其他人,铃木元为了生存杀死了自己的“分身”新儿,"to be or not to be"的矛盾永远只能以最极端的方式来解决。铃木元在听说黑岩警官痛失爱子后曾想为他克隆一个新的孩子,最终在黑岩咄咄逼人的目光下打消了这个念头,他一定是想到了自己和新儿,认为已经结束的悲剧不应该被重演,却不知道新儿并没有死于溺水,而是再一次获得了生存的机会。影片在新儿重生后被当作实验题研究的镜头结束,但故事并没有终了,经历了这一番磨难的新儿获得了“新生”,他大概再也不会对包括作为“父亲”和“兄长”的铃木元在内的任何人抱有任何希望,而是以极端的决绝姿态展开“复仇”行动。

  《潘多拉·永恒的生命》与《弗兰肯斯坦》在剧情和人物设置上多有相似之处,只不过弗兰肯斯坦与怪物之间是相互分离的关系,新儿却是另一个“铃木元”,是铃木元无法面对的自身黑暗面的可能性存在。弗兰肯斯坦可以为了生存而努力消灭怪物,并且不怀有内疚和负罪感,铃木元却不得不面对“杀死自己的儿子”和“杀死自己”的双重罪行。新儿几次提出“爸爸是什么?”的疑问,其实他真正的问题是“我是什么?”,他提醒铃木元“我就是你,你就是我”,就是要铃木元放弃“新儿只是我的儿子”这样一种幻想和错念,把两个人的生存绑在一起。可是铃木元最终屈服于对新儿极端手段的恐惧和“生存的本能”,试图消灭他们的共同存在,他有“共同毁灭”的觉悟,却没有“共同生存”的勇气,而新儿的“生存本能”远远超乎铃木云的想象,两人不可避免地走上了分离的道路。不到铃木元和其他恶意者的终结,新儿绝不会收手。如果非说谁有错的话,错就在于人性的“自私”,错在“求生的本能”。“新儿”并不是真的“新生”,只不过是一种“错误的可能性”的延续,因为“用毁灭他人来换取自身生存”的其实就是铃木元本人。

  最后再来说说与新儿相关的两个女人。新儿的母亲惠美作为妓女是通常社会意义上“非道德”的存在,她自然不可能用现有社会道德规范之下的眼光去看待新儿,这个与她并没有严格意义上“血缘关系”的孩子给她带来的更多是未知的恐惧而非作为母亲的喜悦和尊严,她的身份是“怪物的母亲”而非一般的母亲。惠美对“怪物”的恐惧和厌恶抵消了她所剩无几的“母性”,当新儿的存在威胁到她作为“人”的尊严和自由时,她果断选择放弃新儿,去维护自己的生存。一般的母亲也不一定能够为自己的孩子献出全部,更何况是被生活所迫不得不成为“代孕妈妈”的惠美。原本我期待惠美和新儿这两个非正常的存在“相依为命”,但导演显然不愿意把黑暗的现实隐藏起来,所以惠美和新儿不可避免地走上了分离和毁灭的道路。

  惠美的妹妹、新儿的小姨夏美是另外一个无奈的存在。新儿的出现首先并不是她与姐姐感情纽带复合的契机,而是某种意义上的剥夺,至少在夏美看来,新儿的出现令她失去了男人和工作。在与新儿相处初期,她更多地是带着成人对于孩子的怜爱和包容,底线就是“新儿毕竟是姐姐的孩子,我们之间有血缘关系”。当新儿“克隆人”的真实身份暴露后,夏美的态度发生了微妙的转变,表面上她想要和铃木一起保护新儿,但当三人被追杀时,她可以冒险去救铃木元,却毫不犹豫地放弃了新儿。也许归根到底是因为两人之间的感情纽带并不牢固以及夏美求生的“自私本能”,在社会道德规范之内的“姐姐的孩子”可以是夏美拼命保护的对象,但与她毫无血缘关系的“克隆人”大概就不在考虑之中了。不过纵观整部影片,惠美和夏美实是相对正常的存在,她们不会为新儿付出生命或者其他代价,但至少没有主动去伤害新儿,只是选择先保全自己的存在。人性的自私从某种程度上也是“自保”的需要,我们无法过多地指责她们,因为身在事外讨论道德是一回事,身在局中被迫做出抉择又是另外一回事。

  《潘多拉:永恒的生命》影评(七):长生不老不是简单的复制

  首先,我是雅叔的粉丝,不然这种看似老套的题材是不会点进去看的,特别是最近日本的科幻意识经过spec的熏陶严重上了一个新的台阶,我接受不了。

  但其实,还挺好看的。

  立意点很矛盾。为什么一群学者要在科技的最先端探讨神的潘多拉。

  然后说剧情。

  在我看来,生命永恒的定义是生物体自身拥有一套完美的新陈代谢体系,并不随时间的流逝产生任何变化,即完美再生不会衰老。克隆人,绝对不是母体的延续,而是一个完完全全的新的生命体。

  相同的DNA序列不等同于是相同的人。基因的选择表达和选择性突变及进化都不受母体的掌控。就像影片中表现出来的一样,男主用神之手,创造出了一个真正的神。

  克隆从理论上来说是可行的,但是众生为了活下去,维持现在世界的秩序,大部分机构都选择了放弃研究下去。

  最后,孩子是亮点中的亮点。跑上屋顶的那个背影,天使光环无疑。

  《潘多拉:永恒的生命》影评(八):不可预知的最可怕

  铃木医生并没有杀了新儿 他不过是用了一个缓兵之计把新儿送去美国 也保全了自己的安全 这从他最后说出的那句 门终究会打开 里面可以瞥见端倪

  我觉得他并没有害怕 虽然他说自己恐惧 他抱着新儿的时候说的话是 你不过是想活下去阿 那我们就一起活下去把 他应该不甘心就这样让新儿死去 但他同时 也是真的不想让新儿这样不允许威胁自己的人事物存在的生活下去 所以他更要好好研究他 也便制造出更完美的克隆人 就像他后面差点脱口而出的那个 如果 你想要我可以帮你克隆一个你儿子 我猜他想说的是这个 但他忍住了 不然就暴露了

  我的感受就是 很简单 首先创造一个人还是事物 都是很可怕的东西 因为如果对方有自主性和能动性 那其实是可怕的 人败在过于自信 自以为是

  那小孩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小孩但是他有超强的自我保护意识 和报复能力 完全不符合这个年龄的小孩的力气和胆量 他说 欺负我的人都该消失

  所以阿 以后做事情 无论是对谁 都要有警惕心 也不要轻视任何人 小孩也不可忽略

  堺雅人总是扮演这种内心深似海的人 不过演的很好阿 他露上半身的时候我真是春心荡漾阿

  《潘多拉:永恒的生命》影评(九):一些对铃木的分析

  这剧的挑战实在是太多了。

  前篇挑战的是伦理。这种伦理的架构是永恒的生命。神原是宗教和政治的综合体,他对克隆人的案例按他的宗教信仰是绝对无法接受,无法认可的。其实对于普通人类而言,也是一个很难突破伦理的看点。

  但是他的偏移来自于权力和政治的观点。

  议员本身因身体问题,他对克隆的观点已经突破了人类的伦理观,也就是说,人类到了不得不面对死亡的时候,本能的求生欲以及本能的自私基因是会被无限扩大的。所以议员支持克隆,表面冠冕堂皇的以革新人类进步而为之,本质是畏惧死亡的折射。

  铃木就很有意思了,他的性格是矛盾体;一方面这个人因为信仰基督的母亲的背叛,让他从幼年架构的信仰的世界观里丧失了支持。他对宗教本质上无法割舍,正如对母亲的爱和恨,所以宗教对于铃木来说,是和母亲这个重要的形象合成一体的。这对他今后的偏执甚至扭曲的淡漠伦理的人生观,有着必然的联系。

  他表态上形成了深究科研,不通人情,冷漠自恋的人格;内心深处是对母亲和宗教信仰双重缺失带来的痛苦和矛盾的挣扎。

  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会创造出他的克隆。他创造克隆的目的不仅仅是表面上对所谓永生的渴求,而是一种对缺失的弥补。因为遭受了背叛和毁三观,且不可逆,那么他只能潜意识里去创造一个分身,从这个分身身上看到自己,爱恋自己,这个孩子是铃木对自己幼年缺失的弥补。

  最后剧情的扭转和这个孩子的表现就让我们彻底大跌眼镜了。这剧活生生从医疗伦理跑到了一个更大的局里去了。

  因为当我们看到铃木抱着孩子跳水自尽的镜头,第一感是,他的觉悟,他伦理的苏醒,他看到了这个孩子的可怕之处和这个先例会对人类带来的毁灭性。

  但实际上转念一想,铃木怎么可能觉悟。他虽然意识到了selfish基因的扩大在新儿身上体现出的是一种第一代克隆的基因病,也就是作为一个学者,他意识到了他的作品是一个失败品。但是他并不认为这个失败品没有活下去的权利。他想让他活下去,想让他带着这种缺失活下去。因为“自私”“仅仅是为了活着而已“对于铃木的秉性来说,是触碰不到他的底线的,他不会意识到这个错误的基因是一个错误。

  他放走了新儿。

  然后也许是若干年后,正如他告诉刑事的一样,这扇门终会打开。打开的那一瞬间,映入铃木眼中的是什么样的光景呢?

  这个结局如此开放,令人不由想着,如果铃木看到的是另一个成年的自己。他们会不会彼此会心的诡秘的一笑呢?

  最后和大家一样,这孩子飞起来的一瞬,我也感觉我在看SPEC…..

  《潘多拉:永恒的生命》影评(十):一些对铃木的分析

  这剧的挑战实在是太多了。

  前篇挑战的是伦理。这种伦理的架构是永恒的生命。神原是宗教和政治的综合体,他对克隆人的案例按他的宗教信仰是绝对无法接受,无法认可的。其实对于普通人类而言,也是一个很难突破伦理的看点。

  但是他的偏移来自于权力和政治的观点。

  议员本身因身体问题,他对克隆的观点已经突破了人类的伦理观,也就是说,人类到了不得不面对死亡的时候,本能的求生欲以及本能的自私基因是会被无限扩大的。所以议员支持克隆,表面冠冕堂皇的以革新人类进步而为之,本质是畏惧死亡的折射。

  铃木就很有意思了,他的性格是矛盾体;一方面这个人因为信仰基督的母亲的背叛,让他从幼年架构的信仰的世界观里丧失了支持。他对宗教本质上无法割舍,正如对母亲的爱和恨,所以宗教对于铃木来说,是和母亲这个重要的形象合成一体的。这对他今后的偏执甚至扭曲的淡漠伦理的人生观,有着必然的联系。

  他表态上形成了深究科研,不通人情,冷漠自恋的人格;内心深处是对母亲和宗教信仰双重缺失带来的痛苦和矛盾的挣扎。

  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会创造出他的克隆。他创造克隆的目的不仅仅是表面上对所谓永生的渴求,而是一种对缺失的弥补。因为遭受了背叛和毁三观,且不可逆,那么他只能潜意识里去创造一个分身,从这个分身身上看到自己,爱恋自己,这个孩子是铃木对自己幼年缺失的弥补。

  最后剧情的扭转和这个孩子的表现就让我们彻底大跌眼镜了。这剧活生生从医疗伦理跑到了一个更大的局里去了。

  因为当我们看到铃木抱着孩子跳水自尽的镜头,第一感是,他的觉悟,他伦理的苏醒,他看到了这个孩子的可怕之处和这个先例会对人类带来的毁灭性。

  但实际上转念一想,铃木怎么可能觉悟。他虽然意识到了selfish基因的扩大在新儿身上体现出的是一种第一代克隆的基因病,也就是作为一个学者,他意识到了他的作品是一个失败品。但是他并不认为这个失败品没有活下去的权利。他想让他活下去,想让他带着这种缺失活下去。因为“自私”“仅仅是为了活着而已“对于铃木的秉性来说,是触碰不到他的底线的,他不会意识到这个错误的基因是一个错误。

  他放走了新儿。

  然后也许是若干年后,正如他告诉刑事的一样,这扇门终会打开。打开的那一瞬间,映入铃木眼中的是什么样的光景呢?

  这个结局如此开放,令人不由想着,如果铃木看到的是另一个成年的自己。他们会不会彼此会心的诡秘的一笑呢?

  最后和大家一样,这孩子飞起来的一瞬,我也感觉我在看SPEC…..

本文来自网络收集分享,不代表Pi酷萌短句文学的立场,如涉及侵权请点击右边联系管理员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pikumo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