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i酷萌首页
  2. 观后感

PiKuMoe-《尼姆计划》经典影评集

《尼姆计划》经典影评集

  《尼姆计划》是一部由詹姆斯·马什执导,Bob Angelini / Bern Cohen / Reagan Leonard主演的一部纪录片类型的电影,文章吧小编精心整理的一些观众的影评,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尼姆计划》影评(一):一部关于“人”的纪录片

  记得一位学者曾经说过,西方伦理学的基础便是将心比心的Golden Rule (在中国也就是儒家所谓的“已所不欲,勿施于人”),因而任何一部关于动物的纪录片,在某种程度上便都是一部关于人的纪录片:它们在总体的层面告诉我们动物与人类到底有多大区别,在个体的层面讲述着影片中形形色色的人与动物的故事,但显然更重要的是,它在自我的层面,让我们反思我们自身对于所谓“人性”的理解。

  所以,不得不承认,这是一部让人看着很感伤的片子。尼姆从一开始其实便只是一个实验品,只不过是一种从人类的角度来说待遇较高的实验品,而后来被抛弃进了医学实验室之后便是一个境遇很差的实验品,但无论怎么说,他从一开始便只是我们的工具与玩物。就影片而言,它给我们留下最深印象的其实并不是尼姆做手语的能力,而是当一个黑猩猩被从小当做人类来培养之后在他身上所体现出来的那种人类的能力与意识。也就是,尼姆或许并不懂什么是人,什么是黑猩猩,但在他的“脑海”里曾经把自己作为人类家庭的一员,因为这是他成长的地方。如果我们可以用归属感来定义一种存在的话,那显然这个时候的尼姆更多的是一种人类,虽然在他身上有着磨灭不掉的野性。

  影片中确实好多地方让我们感伤,但尼姆对于Terrace最后一次来看他时的热情,对于最后Stephanie的手下留情,以及像Bob这种人的存在也让我们由衷地感动。也许影片的结尾过于抒情,但确实让我们心头一震:“Chimps are truly wonderful animals. They are very forgiving, for the vast majority of them. They will forgive you.”

  How about us then, the so-called Homo sapiens?

  《尼姆计划》影评(二):理解尼姆

  我想我能理解尼姆的心情,这就像你的父母突然给你说你其实是个实验计划的一部分,现在你该回到两千年前你本来所在的时代了,然后你回去,受尽苦难,在你绝望的时候为了实验又把你送到远古,最后他们坐时光机来看你一下又回去了的感觉。而尼姆更惨,因为他这种穿越直接是跨物种的。

  对于尼姆对人类的攻击,我倒觉得他不是无缘无故的。因为片中几乎所有人,除了那个金发男人Bob,都有一种把他当实验品的心态,也许他们是很爱他,在表面上给予他的跟人类一样多,但有的动物是很敏感的,他们能感觉出人是不是真心对他好,我想尼姆能感觉出来这些实验者们哪怕一丁点的不真心,一丁点想要抛弃他的意愿。而Bob没有描述过尼姆攻击过他,即使他十年之后去看尼姆,尼姆还是表现出了信任和开心。其实从Bob描述用尼姆作实验时的鄙夷和他描述和尼姆在一起时的快乐都可以看出,他是真诚的,他只是将尼姆当作好朋友,没有任何目的。总之,对尼姆来说,一切他能感觉到的哪怕一丁点不好的对待都应该予以暴力反抗,只有最真诚的朋友才值得负以真心。

  《尼姆计划》影评(三):束缚织成事实?

  即使是纪录片也始终无法摆脱主观描述,历史影像资料,采访的各自说辞,这些的剪切拼贴,足以显现个人观点。我们看见的不是事实,只是带有个人标签的叙事,是被认为需要知道的部分,是自己所愿意相信的东西,是立场的重叠和累赘,有时甚至只是情感的意淫。

  纪录片呈现的微观世界多么像毕加索的抽象主义,各种元素相加相减,拆分又重组。纪录片本身是导演对Nim一生的叙述,其中又有Nim在成长的过程中遇见的不同人们叙述,它们有时相互矛盾,有时契合着证明,当然Nim作为一只具有高度自我意识的猩猩也有喜怒哀乐的情绪立场。人们站在各自的立场随意规划一只本应该随母亲长大的动物的生活,用不同的眼光判断,出于相异的目的利用,感情的付出,实验与人性的悖论,无疾而终的关怀…人类世界各种观念的产物,如同丝丝缕缕剪不断理还乱的束缚,裹住原本自然真实有力粗野的生命。Nim的悲惨境遇是集中的体现。但人类强大的立场,立场所延伸出的观念何尝不会束缚自身?其中印象深刻的还有纽约大学灵长类动物实验中心的教授,他负责用猩猩进行疫苗的研究,迫于法律的约束,他不得不将动物作为药物试验对象,但他自己却十分反对此举,他说这不符合人性。立场也同样束缚了他的观点,但它却必须处于立场去限制别的生命。

  这世界是各方的自说自话,事实是束缚织成的个人观念。我们用个人观念,集体用集体利益,相互限制和禁锢。如同蚕蛹一样。应该没有所谓的事实了吧,只剩各自相信的真相。

  《尼姆计划》影评(四):nim chimpsky

  对于关注语言习得和动物权利保护的人来说是不可多得的纪录片。因为自己的导师当年直接参与这个项目,所以看过以后更加觉得片中涉及主要研究人员的行为令人唏嘘--primate research的合理性、必要性,以及研究者的ethical training都是值得探讨的话题

  http://sundance.slated.com/2011/films/projectnim_sundance2011

  《尼姆计划》影评(五):尼姆计划:一场从头至尾的伤害

  尼姆计划的宗旨很明确,将猩猩从小当成人类一样去养育看它是否能像人类一样掌握语言。看完片子我有一个巨大的疑问,那就是尼姆从头至尾真的有被当成“人类一样”去培养吗?

  我看到的只有一出啼笑皆非的闹剧,一场赤裸裸的人性揭露还有一次次血淋淋的伤害。

  首先,尼姆被剥夺了被亲生母亲养育的机会,被带到了人类母亲Stephanie身边。Stephanie看似将nim当成自己孩子,哺乳,玩耍,一个看起来和谐欢乐的家庭。但应当注意到,当尼姆肆意捣乱,和父亲作对时,没有人教育尼姆这是不对的,反而大家觉得很有趣。这是对待孩子的方式吗,我怎么看都跟像是在围观一只调皮的宠物狗,我相信Stephanie对自己的任何一个孩子都不是这样的。这确实也有些像某些中国式教育,大家都明白这种教育方法的结果是什么。而在后来尼姆长大最终安定下来,Stephanie去探望它时,她说“它并不吸引我,因为它已经是只成年猩猩,我没有说出‘他多漂亮啊’这样的话”,这一番话已经将Stephanie的心态暴露无遗。是的,这一家子至始至终只把尼姆当成特别的宠物,所谓“家庭一员”,充其量只是比猫猫狗狗高等一些。

  再看看尼姆最终被迫离开的Stephanie的原因,是它没有学会什么手语,哪个人类小孩学习语言不是在家人的呵护下循序渐进,哪个人类小孩会因为学不会说话就要与母亲分离,扔到实验室里关着学?接手尼姆的是满怀壮志的大学生Laura,她继续母亲这一角色。Laura明显只把尼姆当成一个伟大的科研试验的关键因素,并为自己能参与而欣喜若狂,她拼命的向尼姆灌输手语,为自己的成就沾沾自喜。Laura最终因为私人原因离开,对她而言不过是结束了一个科研项目,但对尼姆,这是来自母亲的第二次抛弃,Laura离开的那天,尼姆暴跳如雷。

  接下来,尼姆由三名老师培养了一段时间,野性越来越大。我很怀疑尼姆有没有被正确的教育,知道伤害人是不对的,有没有受到适当的惩戒。因为其中一个老师说,她第一次见尼姆时尼姆就咬了她,但她立刻反咬回去,告诉尼姆扯平了,不许再这样做,之后尼姆就没有再咬她,可见尼姆不是不能被教导的。

  总之,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尼姆的野性最终无法控制,在一次严重伤人事件后,尼姆计划负责人Terrace终于做出了决定,终止这项计划。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们已经得到了大量的数据需要整理。是的,这就是尼姆生存到现在的全部意义——那一大堆的数据!Terrace已经得到了他的数据,所以尼姆也就可以返回它的族群了。更具讽刺意味的是,Terrace整理数据后得出的结论是,尼姆只是为需求做出应激反应,大家花费多年心血每天与之交流的尼姆并不会使用语言!于是尼姆的一生也就成了一出闹剧,等待它的是充满苦难的后半生。

  至于Terrace博士,这是一个从头到尾让我恶心至极的人物。他心血来潮便开始了尼姆计划,先是把尼姆丢在Stephanie家不管不顾,然后突然就从Stephanie那里夺回尼姆开始填鸭式的教学。他从不照顾尼姆,从不单独和尼姆相处。在尼姆开始变得暴力时,他说是Laura以汇报式的口吻而非警告从而没引起他的注意。在尼姆袭击事件升级后,他生怕受伤者将自己告上法庭,于是他慌忙站出来说,一切都结束了,让我们整理数据去吧!我多希望Terrace博士只是一个电影里的角色,可他确实存在,一个所谓的科学研究者,而这世界上肯定不止这一个Terrace博士,我不知道这该是谁的悲哀。

  值的一提的是,尼姆在被送回研究所后,Terrace博士去看望过它一次(带着摄像机和摄影师),天真的尼姆以为自己得救了,它欢喜地奔过去抱住了Terrace,可第二天Terrace博士便消失的无影无踪。我想尼姆可能就是那时意识到,自己回不到过去的生活了。最后,Stephanie来看望它时,尼姆再也没有高兴地手舞足蹈,它清楚他们都只不过是来看看它过得好不好。更准确的说,只是看看,因为尼姆过的不好,而他们没有人伸以援手。在Stephanie想要进入尼姆的笼子时,尼姆暴怒了,这些人生生地将尼姆从他们的生活中隔绝出去,如今好像没事发生过一般要进入尼姆的生活,愤怒的尼姆选择用暴力将Stephanie驱逐回她自己的世界。

  我还感到费解的是,片中尼姆会熟练的用手语表达自己的需求,却从没看见过它表达过自己的感受。Terrace博士说尼姆不会语言,因为它只是想得到自己所要,我想是因为这一群人从一开始就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人类的语言不仅仅是为表达需求,更重要的是用来交流情感。而这一群人从一开始就把尼姆当成实验的一环节,只有他们自己清楚到底有没有把尼姆当成一个人类来付出感情。所以,他们只教会了尼姆用手语表达自己想要吃香蕉,想要抱抱小猫,可当尼姆感到伤心,感到愤怒时,它只能回到原始状态,用充满暴力的兽性去表达。

  片尾,“不会语言”的尼姆隔着笼子向Bob比出了“来玩”的手势,然后在笼子里欢腾地奔跑起来。我想这时,尼姆计划结果如何再也不重要了,尼姆终于能过自己的生活了,尽管这生活差强人意。

  至于影片最后说的,Chimpanzees are truly wonderful animals, they will forgive you。我实在不喜欢这种站在仿佛人类是造物主的角度的言论,没有任何人类能够体会尼姆这一生受到影响和伤害,从何得出尼姆选择了宽恕这一结论,然后继续站在救世主的位置施舍着同情和关爱。我不知道尼姆是不是真的原谅了他们,我只知道,如果换做是我,我可能会选择遗忘,选择继续生存下去,可是我恐怕花尽一生的力气也无法做到原谅。

  《尼姆计划》影评(六):排除在人类之外的尼姆,何来原谅?

  五星给尼姆,本来结尾硬要升华说尼姆原谅人类想扣一星,后来想一想这是研究者的自述,并不代表本片的立场,对呀,本片的立场在哪儿呢? 尼姆不会说话,绝大多数时间都是参与人员的回忆,也没有过多记录尼姆的成长,正如有篇短评所述,研究框架松散无序,试验设计漏洞百出。导演没有批判没有倾向,甚至看似是在为研究背书,实则把人类的丑陋自负血淋淋地摊在你的面前,让我们再来看看最后研究者自以为是的一句”他原谅我们了”,是不是格外好笑? 列位看官,难道真有认同尼姆原谅人类一说的人吗?尼姆是黑猩猩没错,但在将它从族群剥离进入人类社会时起,他就应该算是人了,否则整个试验岂不陷入悖论?那让我们想一想,一个人,被亲人多次抛弃转手,最后被踢出熟悉的社会,独自在牢笼度过余生,他不知道原因,也没有人告诉他原因,隔壁其实都是他的同类,但也不是他的同类。 看到这里,你们还会觉得十年后再次遇到人类比划的那个play真的是原谅吗?

  《尼姆计划》影评(七):它们美好如斯,因为懂得原谅

  尼姆是一只黑猩猩,但生来就与其他同类有着不同的命运:它不能在树林中自由攀爬翻飞,不能自己攫取新鲜的野果,甚至不能自己交女朋友;它要在一个四周无窗的密闭“教室”里接受手语课程,它的每一步变化都有摄影机在跟踪,它身边的人来了又离开…因为,它是一个实验计划的主角。

  昨天还在打趣说,最近怎么看了这么多猩猩片哪。但≪尼姆计划≫确实非常像现实版的≪猿族崛起≫,只不过它相比一部讲述猩猩们“飞越疯人院”的科幻作品,凭添了更多现实特有的悲凉和无奈。总是觉得,动物主题的电影讲来讲去都是一个道理,选片的时候都不会主动关注;但或许我是不是在逃避这些残酷的故事,因为这些可爱的小家伙总是会触动到我心底最柔软的部分。

  1973年11月19日,尼姆在出生后,几乎立即就离开了妈妈,获得了像人类一样的待遇,被送往最普通的家庭,和人类一起吃饭、作息,任务是学习单词的手语,玩耍也是和几个老师在一起,全程还有摄像头拍摄成长纪录片,就像一个普通的人类孩子。由哥伦比亚大学的Terrace教授发起的这个尼姆计划主要的目的,就是验证非人类的灵长类动物是否有语言表达能力,此前已经有类似的计划在实行。于是,尼姆成为了一只著名的猩猩,它的一举一动,都受到关注。

  电影使用了大量尼姆成长过程中的影像和图片资料,加之研究人员的采访画面。最令人唏嘘的是,它的“老师”们一个个离开了它。第一个是住在曼哈顿的Stephanie:她是一个很典型的年轻人,她待尼姆就像自己亲生的孩子,喂给尼姆自己的乳汁,抽烟喝酒打哈哈。但实验组发现她并没有教尼姆任何手语,就强迫他们分开。第二个是Laura,她和尼姆相处了若干年,那期间,她努力地教了很多手语,它也一直飞快地在进步,但突然有一天,调皮的尼姆情绪失控,抓破了她的脸,鲜血淋漓。她被送往医院救治,并在三个月痊愈后,离开了尼姆。接着是朋克风格外型的Bob,他也不在意手语不手语的,但就像最好的朋友一样待尼姆,和他一起玩耍遛弯吃东西,还帮尼姆找了女朋友Lily。

  但就在这个时候,Terrace教授发现,尼姆学会的手语,都只是支离破碎的词,并无有逻辑的语法。影片里一直出现的一个向上走的曲线图(代表了尼姆学习的进度),在这个时候突然就坍塌了。愚钝如我,也知道不幸即将发生;果不其然,尼姆被送往动物实验中心,他之于这个计划,已没有意义,能做的只能成为药品实验的牺牲品。镜头里特写了猩猩们在牢笼中无力地嘶鸣,还有巨大针管里输出的鲜红的血液…对于尼姆,或是其他所有的猩猩,都对自己的命运毫无掌握,悲凉感从脊髓深处蔓延开来。而不论是实验室的教授,还是一手安排尼姆计划的Terrace,都没有站住来保护尼姆;终于是Bob,他竭尽自己的力量让尼姆没有受到恶性实验的伤害,并帮助尼姆找到一个买家,最后安居在德州的一个动物庄园。

  尼姆在庄园经历了孤独的适应期,Bob仍旧没有放弃继续关注尼姆,在动物实验室解散以后,他把猩猩们都送到了尼姆身边——“猩猩是群居动物,他们无法忍受孤独,”Bob说。即使他只活了短短26年(在2000年3月,尼姆因为心脏病发而去世),比同类猩猩都要短暂,但生命的最后几年,他还是快乐的。

  在尼姆计划实施的那些年,也有一些相似的动物实验,他们得出的结论是猩猩可以使用手语;但Terrace的结论却正相反,他认为尼姆的手势表达是支离破碎的,是一种本能的应激反应,而不是语言能力。期中一个结论还有,在做了错事以后,尼姆会马上做“Sorry”的手势——但这并不表示他真的就感到“对不起”了。

  来自奥斯卡获奖纪录片《Man On Wire》导演James Marsh,影片其实更多的在描述人类对待实验动物的残酷。尼姆号称是受到人类一样的待遇,可它从小就与母亲分离,离群索居;跟了坏“老师”,就要被带走;伤害了“老师”,就被抛弃;学不会手语,就要关笼子、做实验。真正的孩子可不会这样!襁褓里的婴儿会接受最温室的呵护,从蹒跚学步到牙牙学语都有父母耐心引导,不当心伤到他人,最多教训教训,回头就忘。而就算是先天有缺陷的孩子,也会送至专门的特殊教育机构,和普通孩子的待遇无差。或许,实验团队从骨子里,就觉得尼姆还是一只“动物”,它学会的手语,它每天的成长,他开心或是难过——都是最后那些表格上一个个的数据而已。“原谅”,似乎永远不存在于这个计划里。尼姆一旦犯错,就会立刻被送到一个新的环境,它自然惊慌失措,无所适从。不好好学习,就带走;伤了人,那可是弥天大罪;学不会东西,对不起那你还有什么用。

  而“原谅”,是尼姆都懂的。在送至实验室以后,Terrace教授去看望过尼姆一次。它一眼认出教授,并满心欢喜,似乎丝毫不记得是谁送它来了这里;它开心地笑着,最后还是目送一行人离开。后来去了动物庄园好些年,研究组又去看望了尼姆一次,这次尼姆反应激烈,非常狂躁,在一个人进了笼子以后,其他人都拿着枪严阵以待(怕它伤人)!还好尼姆平息了下来,慢慢地走远了。看到这里眼泪忍不住地流,这不仅仅是原谅,更是道别。或许这些,都是因为尼姆的世界很简单,思维不那么复杂,所以他不懂得记仇。但又是什么让我们变得如此复杂,如此苛刻,如此不通人性?为什么最简单的宽容,和善始善终,都无法做到?它只是一只普通的、学不会语言的猩猩,和别只无差呀!

  影片的最后,Bob第一次去庄园看望尼姆,它还记得那个跟Bob学会的唯一单词“Play”,Bob一下子就被触动,决定要一直陪伴尼姆走下去。这不算是好莱坞的圆满结局,但,总算不是太糟。

  导演给了很多尼姆纯净无害眼神的特写镜头,那既有对自由普通生活的期待,也有对这些残酷行为的抗议吧。

  标题是影片最后一句台词。”Chimpanzees are such wonderful animals, they will always forgive.” Bob这样说。

  更多关于尼姆计划的介绍:

  http://en.wikipedia.org/wiki/Nim_Chimpsky

本文来自网络收集分享,不代表Pi酷萌短句文学的立场,如涉及侵权请点击右边联系管理员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pikumo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