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i酷萌首页
  2. 观后感

PiKuMoe-《五个相扑的少年》好看吗?经典观后感10篇

《五个相扑的少年》好看吗?经典观后感10篇

  《五个相扑的少年》是一部由周防正行执导,本木雅弘 / 竹中直人 / 松田胜主演的一部喜剧 / 运动类型的电影,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观众的观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五个相扑的少年》观后感(一):适合放松的日本电影

  很温馨的片子,整部片子看下来让你感觉很舒服,虽然不像许多严肃之作那样给人学多启迪,但是电影嘛,放松一下也好,所以如果你想和女友在一个周末放松心情,又不是很讨厌日本电影的话,推荐一看。

  片子的剧情很老套了,许多的情节也超出生活,但无须苛求太多,轻轻松松的去看。

  查阅资料才知,本片获1992年第16届日本电影学院奖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编剧、最佳男主角(本木雅弘)、最佳男配角(竹中直人)等5项大奖。

  《五个相扑的少年》观后感(二):五个相扑的少年

  从外表来看,这算是平常的青少年励志剧,当然项目是日本独特的相扑运动。已经接触过许多类似的作品,当然由于此片较早,以后的更多是借鉴它吧。不过看完之后觉得似乎有那么一些不同,有一丝别样的味道。

  以前根本不知道相扑运动的知识,看过之后有些明了。当然仅仅如此也只能是教学片了。刚开始时也有些枯燥,一群人为了各自的目的加入相扑社,主角山本秋平是为了毕业学分。这样的队伍可想而知,并且相扑虽然为日本国技,但显然对于当今社会来说根本没有可观性,我想吸引力也不会太大。可正是这种运动使得五个少年有了改变。特别是那位胖胖的女同学比赛时,真令人热泪盈眶。很令人感动的作品。

  《五个相扑的少年》观后感(三):短评写不开了

  大学上了8年,只为了不让相扑部解散,真是太不容易了。原来相扑也不都是胖子,片中的相扑选手都不太胖。为了给相扑社团纳新,学长跪求,日本人都那么讲礼貌吗,是不是太过了?输得太惨了,一局没赢。现在的男生只会考虑怎么讨女生欢心。相扑是日本国技,但不是体育运动,只是给人表演的秀。非自然的给男人增肥,让他们赤裸着扑斗。为什么相扑没有女人参赛?如果是运动,就应该不论国籍、不论性别才对,不应该有性别歧视。兜裆布竟然没洗过,那得多恶心呀,有汗液、尿液混合的味道,不嫌脏吗,太不卫生、健康了。相扑就是要破坏对手的平衡。片中的女演员真好,一个年轻貌美,一个温柔贤惠。推荐的原因是题材的特殊性,这是我看过的唯一一部关于相扑的喜剧片。

  《五个相扑的少年》观后感(四):有品质的大师,清淡内敛的小品

  “大力士们就像粉色的年轻巨人,和大教堂壁画中的人物一样独特。按照传统的训练,凸现出巨腹和妇人般的胸部。每位大力士都结着发髻,有着可爱女孩一般的面孔。他们保持着平衡,腿部纠结,手指紧抓对方,笔挺的兜裆布,肌肉颤抖着,壮腿扎根在土台上,皮肤呈现出血色,台面上像是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粉色。”

  能在西方文化的生活方式贯穿的现在,把相扑这一看起来已显奇怪和脱离时代的运动拍得清新纯粹,并且从兜裆布,外国人,瘦弱的正太春雄和女人不能上土台等设定的有趣桥段,有自嘲,也有举重若轻地表达出文化反差与和式思维的朴素执着,我觉得比入殓师有味道,这样很纯粹的东方思维,细腻与沉静的程度不是好莱坞能够达到的,我在看完后也从心底对相扑非常认同。而以弱搏强的勇气与自我成长,这片几乎就像是一部青春片式的姿三四郎~

  竹中直人简直就是万能搞笑橡皮人,几乎每部日本喜剧片里都能看到他,不敢相信四年后他自导自演了风格澄净唯美的东京日和~

  周防正行太有品质了!我很好奇的是,他在1996年的《谈谈情,跳跳舞》之后,十年之间再也没有执导过任何一部电影。像他这么有品质的大师这十年中都在做些什么?

  《五个相扑的少年》观后感(五):五个少年,周防正行,矢口史靖,竹中直人等等

  去年看了五个扑水的少年和摇摆少女,非常喜欢这种简单轻松的喜剧,毫不做作,是生活中最简单直接的幽默,一个漫画式的镜头切过来,就能令观众会心一笑。

  这两部电影还有一种简朴的复古感,其一是影片的确已是十多年前的产物,那时妻夫木聪和上野树里还是少年少女,其二,想来大概是小津遗风,平稳安静而亲切的固定镜头,毫不吝惜的各种幽默细节,非常有意思。

  其后又发现了这部五个相扑的少年,点开发现导演是周防正行,关于周防正行,只知道谈谈情跳跳舞和即使这样也不是我做的,且都没看过,印象里以为周防正行是个很严肃的人,我觉得矢口史靖那种毫不做作的自然幽默方法非常难得,北野武的菊次郎的夏天也有类似的感觉,矢口史靖和北野武都有着极为天然的幽默感。

  在看过摇摆少女后接近一年,开始小规模扫日本青春片,这几天看了击浪青春和无敌青春(感觉这两部电影译名还是太草率,尤其后者),刚才终于看了五个相扑的少年,才终于发现,矢口史靖受周防正行的影响相当深,周防正行是个很有趣的人。但是经过对比,还是能发现,周防正行受小津影响相当之深,矢口史靖电影的小津感要淡化不少。

  《五个相扑的少年》观后感(六):周防正行的怀旧色调 《五个光头的少年》与《五个相扑的少年》

  周防正行1989年《五个光头的少年》和1991年《五个相扑的少年》是值得并说的作品,同样,单说每部影片时也需要提及彼此。如果单纯从英文片名翻译, “Fancy Dance”都不会被翻译成《五个光头的少年》,而是《时尚舞蹈》或者《化妆舞会》,但就和影片内容风马牛不相及了。

  当然,原因其实也简单得很,《五个光头的少年》是依据冈野玲子的同名少女漫画《Fancy Dance》改编,这是一部1982年开始在双月刊《Petit Flower》上连载的作品,它以寺院的继承人为主人公,讲述起了僧人修行的故事。不过除了铃木保奈美的角色,一般人物身上已经难寻少女漫画的影子。

  几乎是翻制版的《五个相扑的少年》,它的剧本则是来自周防正行身体力行的独自编写,这一方面大概受益于前作中他做出的改编尝试。我们很难不把两部电影的成功结合在一起看待,毕竟演员本身就是一群人,而故事架设更来得相似。一群人为了共同目标集结在一起,开始着陌生的摸索直到来之不易的成功(这里的“成功”仅是个相对的形容),此类剧情脉络持续到出于不同目的学跳交谊舞的《谈谈情,跳跳舞》,到了那里,周防正行已经能够推陈出新,四两拨千斤。

  在周防正行暂停拍片的十年间,有冒出了类似矢口史靖《五个扑水少年》或者《摇摆少女》等一类片子,发行商大有借助周防正行作品名气的意思。非要说有联系,其实也虚了点,日本从来不乏带有励志色彩的青春影片。

  初看《五个光头的少年》,也大致数了下片中主要的人物角色,结果发现,怎么算都用不上五个指头,或者是真把竹中直人的师兄也算进去了。再者,片名本来就是意译,不好深究。周防正行在这两部片子中用了同一拨主角和配角,包括本木雅弘、竹中直人,以及主角弟弟(宝井诚明)和那位胖子(田口浩正)。其中竹中和田口以及清水美砂还将出现在周防正行的新片中,用一拨演员的良好习惯,果然继续被发扬下去。

  两部片子中,周防正性对人物外形的选择是这样的:一俊(本木雅弘)一丑(竹中直人),一胖(田口浩正)一瘦(宝井诚明)。如果熟知类似角色安排设置,应该知道导演是有用意,它可以造成单纯视觉上的差异不同,消除同类人物聚集在一起做整齐划一动作的单调乏味感——甚至可以用到黑泽明在《用心棒》结尾坏蛋一方排出的对决阵势,高低起伏、前后有致,简称“站位大法”(杜琪峰也深受影响)。由于两部电影有反复表现寺庙习俗以及相扑比赛的片段,这类绿叶型的配角人物被处理得性格鲜明,比如弟弟很快能够适应环境并且如鱼得水,深受女孩们的拥护支持,胖子则有不好克服的弱点和缺陷,但却是不可缺少的一员。

  两部影片都少不了几位比较搞笑或有特殊用意的人物,例如《五个光头的少年》中的师兄和老僧,《五个相扑的少年》中,借缠上绷带掩饰、替人上阵的胖女,还有骨瘦如柴、五花八门装束的相扑手。要说不同的是女主角——单是这点又可拉出来扯上半天。铃木保奈美,可能每个人看完电影又会发觉东爱情结少了些,一个有些冒失的女朋友,看着就觉得故事好玩。清水美砂,那时看着还好年轻,后来在今村昌平片子里就变成了难以翻身的少妇形象。

  《五个光头的少年》最有趣的一段还是来自幻想段落中,两个人分别穿着基督教和佛教的衣服,操着拉丁语和梵语在嘴上交战,后来的发展多少沦于平常,只能欣赏竹中直人的搞笑表演,比如他看着铃木保奈美,对比着身边女人的怅然若失,眼珠子很不情愿地挪移着,然后万念俱灰般一动不动。《五个相扑的少年》中则略去了一群人如何展开魔鬼地狱式训练,只从另一面告诉观众,这群人付出了大量的汗水,相扑技术有了长足进步。

  非要谈热血青春和激情励志,《五个相扑的少年》是可以归类其中,兼有知识扫盲意味,但《五个光头的少年》则更像是日本寺庙僧侣知识的入门片,里面不厌其烦地介绍了着种种繁缛不堪的规矩礼俗,又不太露骨地进行讽刺,此间的平衡就在于周防正行保持的中立姿态——既不明说你的好,也没想扯你的坏,是好是坏观众自己去判断。

  不只一次想到《驾驶》中,寺岛进的角色自称“和尚之后”,能看见常人之所不能见,不带感情色彩的冷语,带来的幽默却也是种必然。但《五个光头的少年》是宣扬佛学教义的影片吗?看过的人基本都会摇头,可能都最后,很多人都不明白周防正行想表现什么,跑寺庙修行是无法逃避的必然,还是自我躯体的净化,想认同后者说法显然比较困难,不过,他们中的几个又确实喜欢上了另一种生活,尽管这很可能只是一时半会。《五个相扑的少年》的结尾则是轻快活泼,本木雅弘的角色选择留在了相扑部,如观众可以预料到的,在相扑比赛迎难而上大获全胜后,他继承了青木的角色,似乎又不会那么孤独,恐怕不会有比这更美好的结局了。

  《五个相扑的少年》中的插曲是《悲しくてやりきれない》(无法忍受的悲伤)和《林檎の木の下で》(苹果树下),都是六七十年代的老歌。站在九十年代的起点上,它们并不算老甚至来得相当舒缓轻柔,而《五个光头的少年》开头用的则是一首《年轻人》的民谣,不过被本木雅弘调子一转唱成了摇滚版,而该人物也被设置成一个喜爱摇滚乐的年轻人。

  那两部片子的怀旧色彩从哪来?一大部分原因在上头,另一些是周防正行学得滚瓜烂熟的小津技巧,例如他们还在大学期间“摹仿会”时和万田邦敏拍摄的《对小津安二郎的敬爱》以及后来完全颠覆的情色版小津作品《变态家族》。面对小津时,怀旧色彩是无法消除的,幽默不断的两部影片都有着流行时髦的外壳,同时又在展现传统事物(僧侣和相扑)上不遗余力。在僧俗之间,在暂时落身与长远停留上,两部影片都抛出了周防正行早已设好的观点。新世纪以前,周防的作品从不会表达过于尖锐的问题,而在节奏上则维持平稳的基调,不经意间,皆是看透事理的通达。这点上,周防的电影不乏生活哲理,具有成熟的娱乐片特质,老少咸宜又不会被丢以恶俗的批评。

  —–

  #Fancy Dance漫画(意大利语,仅作画风和电影人物原型参考,铃木保奈美和原型人物的装扮还是挺像的)

  #《五个相扑的少年》片中教立大学翻过来就是立教大学,这个应该是有意的设置,立教大学即为周防正行的大学母校。无论如何,相当期待他的新片《I Just Didn’t Do It》。

本文来自网络收集分享,不代表Pi酷萌短句文学的立场,如涉及侵权请点击右边联系管理员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pikumo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