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i酷萌首页
  2. 心情随笔

PiKuMoe-枫叶红了

一、安之

  又是一个天高云淡的秋日。

  莫白说,这样晴好的天气,最适合去香山公园看枫叶。

  莫白钟爱枫叶。他说,枫叶是一种精神象征,象征着坚毅、人生的沉淀和情感的永恒。

  莫白还给我讲了关于枫叶的传说——在枫叶落下之前就接住枫叶的人,会得到幸运;能亲眼目睹枫叶成千成百落下的人,可以在心底许下一个心愿,将来的某一天这个心愿就会悄悄实现;如果能与心爱的人一起看到枫叶飘落,两个人就可以永远不分开。

  “我承认,枫叶的含义和枫叶的传说都深深打动了我。但……我最喜欢的还是那个钟爱枫叶的你。莫白,你不知道,你在给我讲枫叶时那虔诚的模样、深邃的目光,是多么的迷人……”

  “安之,你知道吗?你装花痴一点也不像。”

  “啊,我已经很努力了啊,你就不能配合一下,什么也不说,只深情地凝视着我,然后慢慢地,一点一点地……嘿嘿,你懂得……你别想歪哦,我只是觉得,这样也算不辜负这满山枫叶纷纷落的唯美意境了……”

  “哈哈,安之,你让我说你什么好,你怎么能,怎么能这么可爱!”

  这是三年前的秋天,我和莫白第一次去香山公园看枫叶时的一段对话。我觉得特别有意思,就绘声绘色地讲给了安然听。安然听完笑了很久。可是笑过之后,她却用一种很忧伤的眼神看着我,说:“安之,你真幸福,希望你永远都这么幸福,这么快乐。”

  我是安爸爸在公园里捡来的孩子。安爸爸捡到我的时候,我还没断奶。恰好那时安然也还没断奶。于是,安家多了个女儿,就像生了对双胞胎。这件事从来不是秘密,毕竟街坊四邻都知道。

  安之,既来之则安之。安然,平安淡然。安之安然,性格迥异,却情比金坚。我们从来不叫对方姐姐或者妹妹,而是直呼名字,因为我们很喜欢这两个名字。我们一起玩耍一起上学,又一起离开家乡到大城市工作,彼此照应。

  安然是一个很开朗的女孩,她的眼睛极美,清亮纯净犹如水晶,是很少流露出忧伤的。我知道,当这双澄澈的眸子流露出忧伤这种东西时,她不需要任何言语上的安慰,她需要的只是静静的陪伴。所以,我默然。

  安然的心事与一个叫凌潇的男子有关。和所有俗套的故事一样,她爱他,但他的心另有所属。不一样的是,安然的爱是寂静的,柔和的,悄无声息的。凌潇是否知道安然的心思,我不了解,也不会去问。因为我答应过安然,绝不插手她和他之间的事。

  我曾经问过安然,爱他,为什么不对他说?

  安然说:“因为我知道,他的心里从来没有我。过去没有,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有。他有他挚爱的人,他很执着。我爱他,也爱他那份专一,那份深情,我不想扰乱他的心,给他带来烦恼。”

  与安然那份永无天日的单恋相比,我的确是太幸运了。因为我有莫白。

  莫白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知我懂我的人。安然虽与我从小一起长大,情谊深厚,却也不能算是很懂得彼此。譬如,我虽然尊重她的意愿,不过问她和凌潇的事,但内心还是无法理解她这种爱的方式。而她也不能理解我为什么明知道莫白对我一心一意,却还是会患得患失。当然,这些并不影响我们多年的姐妹情谊。

  说到我的患得患失,是从去年夏天开始愈发明显的。那时候,莫白的公司刚步入正轨,他每天忙得不可开交,还时常出差,一去便是十天半月,很少有时间陪我,就连电话信息也很少。那些日子,我常常一个人蜷缩在沙发上,将一首曲子听到泪流满面。安然常来陪我,开导我,可我还是学不会独立,学不会坚强。

  莫白知道我想他,知道我不开心,也总是一有空就与我联系,但毕竟还是有太多无奈。我一次次告诉自己,要理解要理解,可就是忍不住伤心。尤其想到曾经那些朝朝暮暮、情意绵绵的日子,更是悲从中来。

  终于,在去年的秋天,我因抑郁症住进了医院。那些日子,莫白天天陪着我,或唱,或读书,或讲故事。出院后,莫白又带我去了香山公园。彼时枫叶正红,满山的红叶随风旋舞,整个公园俨然成了一片红色的海洋,绚烂耀眼,美得如梦如幻。时光仿佛回到了从前,与莫白刚相恋的那段日子,那感觉真好。后来每逢天气晴好,莫白就尽量抽空带我出去散心,去的最多的自是香山公园。

  病愈之后的我变得有些古怪,时常做噩梦。梦的内容都差不多,都是在一片枫叶林中,火红的枫叶纷纷飘落,画面很美却透着一股阴森的凉意。我孤身一人,一步一步往前走,一边走一边低声呼唤莫白的名字,然而,除了自己颤颤微微的脚步声和枯叶碎裂的“沙沙”声以外,世界如死一般沉寂。我感到害怕,那是一种濒临死亡的恐惧,我大哭大喊:“莫白,你在哪里?莫白……”

  每次从梦中哭醒,莫白都紧紧抱着我,轻轻抚摸我的头,柔声说:“安之,我在,我一直在,别怕,我会一直守着你。”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莫白明明每天都有陪我,我却一次次的在梦中寻找莫白。更离奇的是,莫白居然从未在梦中出现过,就像从这个世界消失了一样。我问过莫白,我怎么会这样。莫白说是因为我的抑郁症还没有完全好,潜意识里一直很害怕失去他,所以才会这样。我仔细想了想,除了这个解释,的确也没更好的解释了。

  听从莫白的安排,我没再工作,每天在家看书、养花,日子过得相当悠闲。这一闲,就是一年。

  这一年来,安然常来陪我。奇怪的是,安然很久没在我面前提凌潇了,好像是从我生病之后她就再没提过。等等,的确很久没见凌潇了,起码也有一年多了……

  凌潇是莫白的铁哥们,两人一起创办了公司。以前,我、莫白、安然、凌潇,四人时常聚在一起。凌潇风流倜傥,能言善道,与安然斗起嘴来特别有意思,常惹得我和莫白大笑不停。

  那次,安然说凌潇心里爱着别人,说凌潇对感情专一执着什么的,其实我真的一点也没瞧出来。安然口中的凌潇很痴情,而我看到的凌潇更像个花花公子。不过毕竟了解不深,也许我看到的只是表面吧。

  大概是我终日沉溺在莫白的柔情蜜意里,好多人好多事都全然忘了吧,居然一直没想起凌潇来。

  “安然,凌潇呢?好久没见他了,也好久没听你说起他了,莫非你已经不喜欢他了?”

  安然苦涩地笑笑,说:“他离开这座城市,去了别的地方,不知还会不会回来。”

  我没有再追问什么,因为我看见安然澄澈的双眸流露了从未有过的忧伤……

  二、安然

  认识我的人都会说我性格开朗、活泼外向,包括安之。但当我说我喜欢秋天,喜欢秋天那种富有诗意的忧伤韵味时,安之一点也不会觉得奇怪。她能理解我性格上的表里不一,能尊重我的一切思想和感受。

  安之其实并不喜欢秋天,她喜欢的是一直是春暖花开。但是后来,她爱上了秋天,而且爱得热烈,爱得痴迷。这一切源于一个叫莫白的男子,那个俊逸如风、温润如玉的男子。莫白喜欢秋天,喜欢枫叶,但他却对喜欢春天、喜欢海棠的安之情有独钟。从他们身上,我明白了,只要真心相爱,即便是两种类型的人在一起,也一样可以很幸福。甚至可以说,比同样类型的人在一起更幸福。因为,两人有两种喜好,两种思想,相互陪伴,相互交流,就会感到新奇,彼此都能体会到以往不曾体会到的快乐。更重要的是,性格互补,一人任性,一人包容,即便闹矛盾,也能很快化戾气为祥和。

  莫白或许从来都不知道,其实我也喜欢秋天,喜欢枫叶,还有枫叶的含义和传说。也许安之无意间跟他提到过,但我知道,他根本不曾放在心上。他的眼里、心里,从来只有安之。每一次聚餐,他毫不掩饰对安之的宠溺,让一旁的我,还有凌潇简直无语。

  莫白也永远不会知道,我爱他,一直很爱很爱他。

  是的,我爱莫白。是的,我骗了安之,骗了很久很久,而且还会一直骗下去。因为,我绝对不会去伤害我唯一的妹妹。从前不会,现在更不会!

  这么久以来,安之从未察觉出什么,因为每次和她谈及感情问题,我都把对象说成凌潇。那次,安之问我,爱他,为什么不对他说。我当时真的很心痛,我没办法告诉她,我爱的是莫白,你的莫白!我只能告诉她,因为我知道,他的心里从来没有我。过去没有,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有。他有他挚爱的人,他很执着。我爱他,也爱他那份专一,那份深情,我不想扰乱他的心,给他带来烦恼……

  安之一定也觉得奇怪,我口中的凌潇与她看到的不太一样,不过以她的性格,并不会有过多的揣测。

  安之实在太爱莫白,太依赖莫白,所以才会变成现在这样。虽然我也很爱莫白,但看着现在的安之,我却忍不住恨起莫白来,恨他对安之太好,好到让安之完全失去了承受孤独的能力。

  我不愿安之变成现在这样,所以我恨莫白。可是,当我冷静下来,又不免这样想,如果莫白像对安之那样对我,我亦心甘情愿,一生为他画地为牢。事实上,我已为他倾尽一生全部的爱,只是他永远也不知道罢了。

  将来,我会找个合适的人结婚,生子,过着平淡温馨的日子,绝不再对他时刻牵念。但每年秋天,枫叶红了的时候,我一定会把他想起,一定会选一个晴好的日子,一个人偷偷地去香山公园,去追寻他曾经留下的脚印。我知道,我很傻,但,我没有办法……

  三、凌潇

  我很早就都知道安然的秘密,当然,我是无意中发现的。以安然的性格,她才不会把这么重要的天机主动告诉任何人,尤其不会告诉我这个浪荡公子。

  浪荡公子?呵呵,安之仗着有莫白撑腰,居然给我起了这么个称号。也是,与谦谦君子莫白比起来,我看上去的确浪荡了些。但绝对只是看上去而已。我顶多是喜欢和漂亮的服务员、可爱的前台、美丽的护士语言调侃几句,或说上几段内涵段子罢了,别的也就没什么了。

  在安之眼里,我油腔滑调,举止轻佻,不是什么好人。她不过是看在莫白的份上,才勉强拿我当朋友。不过这没什么,只要能让她开怀大笑,我被认为是轻浮也好,下流也罢,都没关系,真的。

  安之算不上有多漂亮,但的确很好看。“好看”这个词,比“漂亮”清新淡雅,有内涵。我可以用“漂亮”一词去形容任何女人,但是“好看”这个词,我只用来形容让我心动的姑娘。

  我喜欢安之,不,我爱安之。安之让我心动,让我心疼,让我无法自拔。我甘愿为她付出一切,包括永远失去自我,以一种荒诞的形式存在,也无怨无悔。我只想一直陪着她,无论是以什么身份,都没关系。她知道也好,不知道也好,只要能一直一直陪在她身边,就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福。

  莫白这家伙,前世不知修了什么福,竟能让安之爱他到如此地步!看着安之每天沉浸在甜蜜幸福中的样子,我的心忍不住一阵阵抽痛。但我除了扮演好自己的角色以外,什么也不能说,不敢说,不忍说……

  安然曾问我,你这样不累吗?

  我当时苦笑说,累,但只要她开心,就值得。

  安然听了我这话,笑着笑着就哭了。我知道她笑什么,她笑我痴傻。我也知道她哭什么,她哭自己和我一样痴傻,却再无半点希望。那么,我呢?我有希望吗?我不知道……

  四、安之

  “莫白,我们结婚吧。”www.xuemeiwen.com

  我以为当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莫白会激动得一把将我抱起来转圈圈,别提多么高兴。可事实却是,莫白听了后一反常态的背过身去,许久许久没有说话。

  “安之,我爱你,但……”莫白好不容易开口说话,却欲言又止。

  我走到他面前,忐忑地问:“你想说什么呢?”

  莫白扶住我的双肩,说:“安之,看着我,认认真真地看着我。”

  “莫白,你怎么了?”我目不转睛地看着眼前这张无比英俊的脸,有那么一瞬间,我感到晕眩,眼前的一切变得模糊,包括心爱的莫白,但很快又没事了。

  “安之,明天是九月十二号。”

  “九月十二号?九月十二号怎么了?”我愣愣地望着莫白,等等,九月十二号,这个日子似乎是有些不寻常,究竟是什么呢?啊!想起来了,是我和莫白相识的日子!是我们共同的纪念日!我们把这个日子看得比任何节日都重要,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我不能一下子记起这些?为什么?!头好痛,好痛……

  “安之,你怎么了?安之……”莫白抱住我大喊。

  “我头痛,我想睡。”

  “好,好,我扶你进去。”

  我攥着莫白的手沉沉睡去。

  恍惚中,只见火红的枫叶纷纷飘落,而我孤身一人,一步一步往前走,世界如死一般沉寂。我四处张望着,嘴里不停地大声呼喊莫白。然而,回应我的只有死一般的沉寂。雾越来越大,视线越来越短,渐渐的除了一片灰色,什么也看不见了。

  不知过了多久,雾气逐渐散去,天空恢复了原貌,只是火红的枫叶不见了,整个枫林都不见了。我明明一直站在原地,哪里也没去,却莫名的置身于一条宽阔的马路中间!

  我四下张望,发现前方不远处乱哄哄的围着一群人,我很好奇,便慢慢地走了过去。奇怪的是,那些人好像知道我似的,居然主动给我让开了一条道,而且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我身上,他们一言不发,神色凝重,让人从心底里感到恐惧,但我还是一步一步走了过去。

本文来自网络收集分享,不代表Pi酷萌短句文学的立场,如涉及侵权请点击右边联系管理员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pikumo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