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i酷萌首页
  2. 心情随笔

PiKuMoe-昨天不过是今天的回忆

昨天不过是今天的回忆

记忆

记忆是个很奇妙的东西,奇妙得像个拥有着曼妙身材的女盗贼;她懂得如何飞檐走壁,如何娴熟的跃入窗楹,如何将你最珍贵的宝物简单地收入囊中,当然也懂得如何在你的视野里单单只留下一抹丰满妖娆的曲线,然后在你那夸张又惊讶的表情前秀一把烈焰红唇,之后遁入阴影不知所踪。记忆就是这么的突然,找不到它的身影,然而它又无处不在,当你暗自于心灵的孤坟上怅然时,它就那么忽地出现然后又忽地消失,记忆总是这样,在悲与喜的交织里匆匆。

梦境

人们说陈年旧事能够被埋葬,然而并非完全,往事常常会浮现,朦胧中,我们总是在悄悄窥视那条落魄的小径,那里有过风吹雨打,卵石崩裂,枯草在缝隙里扎根,落叶埋葬着过去,我们是亲临者,往往却扮演着旁观者的主角,静静地看着这片土地的荒芜而无动于衷。而事实上,我们的内心总是期望这份完美能够停留的久点……再久点,但动作上总是与之相违背的。我以前想过,这种“别扭”的心态或许是源于无形的“框定”:例如对于领导,下属与职责不允许他们对曾拥有过的放纵怀有肖想;亦或对于父母,家庭和孩子不允许他们对曾拥有过的享受抱有期盼……如此种种。我想,满眼泪光的彻子在驱车驶过孔雀购物广场的那一刹那,心里肯定也是明白的,那个巴学园,那个在B—29轰炸机掷下的燃烧弹中消逝的电车教室,已经如同那遥远西伯利亚层层冰封的冻土地一般永远的禁锢了。

[由Www.xueMeiWen.Com整理]

期盼

这个世界上的条条框框太多了,我定然期盼心灵的原野上无尽的驰骋,阳光悄然将空气晕染成温柔的亮色,无边的草地上,枣红的烈马狂傲不羁的像个披坚执锐的古罗马战士,甲胄熠熠闪光,它是那么的卓尔不凡,日光也为它折服;疲倦时会躺在草地上,等待云彩亲吻我的脸颊,可无奈钢筋水泥的牢笼已经深入了我的身体,锁住了我的心,使我再也无法到达那条小径。

黎明

0然而记忆是奇妙的,我们无法体会它的深度和广度,眨眼闭眼之间,从北大西洋海底,海洋之心掠过的那缕微光,到珠穆朗玛峰顶的那片登山靴的足迹,两者的切换是瞬间完成的,能够统御记忆的我们,何尝未曾拥有过堪比埃及第一公主那欧若拉之眼的潜力呢?记忆之浩瀚是任何的牢笼都无法束缚的,又何谈钢筋水泥的枷锁呢?事实上,所谓心灵的束缚无非是我们懦弱的理由,就像37岁的渡边坐在飞往汉堡的那架波音747上提笔写下那段原本18年前就就应诞生的他与直子绿子之间的故事那样。很多时候,我们不是不能,而是害怕,我们给我们的害怕编造了了许许多多可怜而又可悲的理由,堂而皇之又冠冕堂皇,觉得这会使我们不至于被他人的目光伤害的体无完肤,殊不知,强撑出来的笑容背后却是更加恐怖而触目的创伤。所以,任由那条曾林荫蓊郁的小径渐趋荒芜的罪魁祸首不是这个世界,而是我们自我。

成长

记忆取决于我们的心,阿米尔的心里永远遍布着那篇山丘,浆果在那里疯长,那个兔唇的哈扎拉男孩无数次用浆果染红自我的额头。我们很容易就会忘记恐怖片的情节,尽管那以前是多么的令我们毛骨悚然;但我们却很难忘记母亲一次偶然的嘱托,或是儿时一次小小的错误或是糗事,尽管那在别人眼里是多么的不足挂齿;究其所以,还是我们内心难以忘怀,渴望去铭记。所以,放简单,记忆什么的,交给内心就好了。

本文来自网络收集分享,不代表Pi酷萌短句文学的立场,如涉及侵权请点击右边联系管理员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pikumo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