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i酷萌首页
  2. 心情随笔

PiKuMoe-所谓父亲在水一方

我未曾预料,一刻也不想停留的贫民窟,会成为普希金那一闋世间传颂的《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中的苦涩的诗行。

深深地鞠躬,怀着歉意,携家人离开了为我们多年遮风挡雨的老屋,留下一声轻轻的叹息:“这里再也不会传出莫扎特的清泉了”。

  我们终于抵达了美丽的新世界,新世界美丽而黯淡,那颗明亮的珍珠失落在了路途。孩子成长给了她洞穿一切的双眸。看穿了无用之物的无用,双手已不再触摸琴键,我每一次打开琴键盖,独自触响钢琴时,是那么地心虚和自卑。

  曾经,我在孩子跟前追忆往日的时光,追忆琴凳上她的小小的身影和够不着地面的短短的双腿,追忆我和她的四手联弹和轮流奏响着的莫扎特的奏鸣曲;追忆那一泓清泉。而她已失却记忆,不愿回首。她已不屑于顾盼莫扎特之流,只愿意偃卧着仰望那面书写着“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的军旗。

鬼使神差一般地,一次,我在她面前提起巴赫,随即戛然而止,为自己的无聊和不智深感羞愧,一个穿雨披骑单车的人何谈莺与燕风和月;败军之将夫复何言。

每次的她的假期,我都预先取下放置在钢琴上的小提琴,为的是让她的重操旧业少一点举手之劳。

每一次的她的离去,我默默拾捡到的只有遗憾、心底的自我嘲讽和满屋的徒劳。我的诗句:“让我用心跳的温暖苏醒你温暖的心跳”已无声地沉没在往事的深海,无法复活,无法成为现实。

每当我拉起小提琴,我恐惧,恐惧小区外的行人和司机会手持枪棒,浑身燃烧着复仇的烈火,朝我奔来。那与其说是艺术,毋宁说是种族屠杀。而她却安之若素,像一尊卧佛。

  我站在过去,站在往事的惊涛拍岸的云崖,绝望地看着孩子轻蔑地回首一瞥,纵身一跃,追逐着一泻千里的浊浪和浊浪上下的波谲云诡。

  某天,霹雳从天庭的中央劈来,转瞬间我化为碎片,碎片中若隐若现的是我微笑着的疲惫,从颅顶滚落的双眼沾满泪水,不是因为对这土地爱得深沉,而是由于太过猝不及防——巴赫的《小步舞曲》骤然响起。美妙的音符像雪花覆盖着的,流过疏影横斜暗香浮动的梅枝旁的清冽的小溪。譬如梦寐,孩子居然坐在了琴凳上!

   所谓父亲,要像恒星,像海底的顽石;像青草岸边的一株枯槁的小草,像一具没有悲喜无关万象的遗骸,在自己的孤岛,在大水的那一方,只是等候,不能有任何指望。

本文来自网络收集分享,不代表Pi酷萌短句文学的立场,如涉及侵权请点击右边联系管理员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pikumo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