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i酷萌首页
  2. 心情随笔

PiKuMoe-“对不起,我不是圣人,我原谅不了那些恶魔”


成年人的善是复杂的善,小孩子的恶才是纯粹的恶。 ——郑执《生吞》

突然又看到了关于校园霸凌的报道,心中涌起万般心疼,可怜的孩子们要受多大的苦才会如此封闭自己?内心千疮百孔又该如何去愈合?曾经单纯美好的眼睛里就只看见了这世界丑恶了,又让他们如何相信来人间这一趟值得?如何让他们再觉得这世界该留下?

“对不起,我不是圣人,我原谅不了那些恶魔”

一个个悲剧的诞生,人们却依旧把那一切想的如此简单。

“这不就是孩子间的正常打闹嘛”

“一个巴掌拍不响,你要想想是不是自己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一个人欺负你可能是都有问题,一群人都欺负你,难道不该反思吗?”

那些或是冷漠不作为的旁观者,或是添油加醋的看客,甚至是身边本该最值得信任,最亲近的人,都没有让他们找到丝毫依靠,而在那无处申辩的绝望里,要那些孩子们还能怎么办呢?

“对不起,我不是圣人,我原谅不了那些恶魔”

校园霸凌早已不再是一个单一的话题,每隔段时间,总能在网上掀起一场狂欢,受害者们万般无奈把那一切撕扯到众人面前,去换取能给施暴者一点惩罚可能性的交换,可是太难了啊,人们有多轻易被蒙蔽的瞬间,施暴者就有多快能‘绝地反弹’,摇身一变立马能成楚楚可怜的受害人,即使你不愿去承认世间之龌龊,可又不得不去说人多的那一方永远能占据所谓正义。

光怪陆离的世界,人们常说有钱能使鬼推磨,更何况是人心呢,所谓舆论,太轻易按着恶人们想要的方向前行,人们也会说法律是每个人保护自己的武器,可基于一切法律的前提,是要证据啊,而那些恶人手里的视频,照片,会让受害者接受一轮又一轮剥皮似得询问,如何让一个孩子去承受?又因为对于未成年人的宽限,因为还有太多所谓可塑性,又哪来足够平人心的惩罚?哪来足够威慑去遏制其他暴力的出现?没有交代,也没有出路。

“对不起,我不是圣人,我原谅不了那些恶魔”

我内心是愤慨的,因为一个人能力的有限,也因为那些受到的伤害不可逆,还记得前段时间《你好,陌生人》的主人公王晶晶讲述的关于那段足以用可怕形容的记忆吗?一场持续十几二十年的校园霸凌,让她的一辈子都毁在了那群恶人手里,即使现在的她有了全新的生活,可那些梦魇,那些让她再难相信任何人的心灵缺口,却怎么也回不去,补不上了,她能用法律的武器稍微平和自己的内心,可更多参与的人,她却连恨谁都不知道,甚至连个对不起都等不到。

而这里引申出来的,也就是那些泼冷水的旁观者和不作为的看客,所谓始作俑者的元凶,他们一次又一次作恶的时候,是让他们能继续洋洋得意还是立马收手的决定性因素,就是在于他们这场狂欢带给‘观众们’的反应,我想哪怕就一个人能站出来,也是能让他们有所顾忌啊,可一个个都是正襟危坐的模样,不知是多害怕自己被牵连。

“对不起,我不是圣人,我原谅不了那些恶魔”

在我上初中那会儿,有一个很不起眼的女同学,她很胖还有狐臭,尽管她很努力的在治疗中,但还是因为这点诟病被她班上的大部分人言语攻击了很久很久,他们给她起了很多难听的外号,任何事情都可以拿来嘲笑讽刺她一番,流言的传播超出人们能想象到的快,那一切很快扩散到了全年级甚至是整个学校,那时连我这样的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书呆子都能听同学们议论她的点滴,每个人似乎都能编出长篇大论的故事把她说的有多不堪……

元凶或许只有那一个两个,但那数计的参与者,大言不惭说自己只是说了几句坏话的人,硬生生变成了压死骆驼的每一根稻草。

“对不起,我不是圣人,我原谅不了那些恶魔”

我不知道她是否曾有过反抗,我只知道在初三的时候和她分到一个班,却一整年的时间都没能和她说上一句话,我只看到她始终唯唯诺诺小心翼翼的模样,始终一个人,离人群远远的模样。

或许这在骇人听闻的案件面前只是小小一点,可言语是一把无形的却最伤人的刀,她的自卑,从那时候就埋在心里了,又如何让她在往后余生中过得坦荡呢?

而这些事件里的领头羊,他们或许只是想在同龄人面前展现的所谓优越感,可更多的参与者,才是助长一次又一次肆无忌惮的根源,学校,老师,父母,无论什么时候永远在说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没有到那个零界点,根本不足以意识到那一切有多严重,可到了那个零界点了,一切都已经晚了。

“对不起,我不是圣人,我原谅不了那些恶魔”

更可怕的,大学里的龌龊更有恃无恐起来,一个个有了大人思想的恶人有了更大的‘底气’,也有了更大的‘能力‘,那被扒光衣服的女孩子们,那被拍下侮辱视频,照片,甚至以此被威胁的女孩子们,她们反抗了,她们寻求帮助了,可,又有什么用呢?小孩子的恶是嬉笑打闹,长大了,就理所当然自己去面对,坏人始终是那些坏人,受到伤害的人们却是换了一拨又一拨……

我们能做点什么?小时候父母教育我们,一个鸡蛋吃不饱,一个恶名背到老,我想或许每个人本性都是善良的,可阶层,环境,教育,每一个节点都有可能助长一个人的恶意,而那东西一旦有了,就会像毒瘤一样蔓延。

“对不起,我不是圣人,我原谅不了那些恶魔”

也许我们还没到一个消灭一切黑暗的时代,龌龊的东西遍地都有,一点一点除去了也总有新的长出来,就像很多人都曾关注过被爆在网上的那些事情,人们津津乐道的去讨论,去站队,甚至一次又一次因为反转而疯狂,真相似乎扑朔迷离,人们更愿意跟着舆论走,却不再是真相了。

可去追溯恶的本源,不是把自己变成恶人,而是变成能对抗恶的人,以暴制暴的方式去对付那些恶人固然不对,但没有足够去平衡心中伤口的东西在,就只剩下这些鱼死网破了,我想每一个受害者都不想用这样的方式在自己伤口上撒盐,可那是多方求助无果后的求救符啊。

恶人擅长狡辩,舆论擅长引导,人们或许只是把它当成茶余饭后供讨论的热点,忙着站队,忙着跟风走,可那早就偏离了,远不够去对抗恶,也不够去成为保护受害者的武器,法律也好,人心也罢,能让人感受到不会被打败时候才能不再那么害怕,多应该感到羞愧的大人们啊,我们要让孩子们还能看到世间之美好,还能感受到善意,还能有所期待,而不是让他们在最美好的年华里就觉得这世界是这样了,这样病态,这样麻木,这样恶心。

“对不起,我不是圣人,我原谅不了那些恶魔”

我希望有一天法律的完善能让每一个犯错的人受到惩罚,而不是所谓言论自由给太多人作恶的借口,我希望你遇到那个孤立无援的人的时候可以义无反顾奔向她,而不是成为冷血麻木的旁观者,我希望人们不再轻易被蒙蔽,能去关注真相本身,而不是跟着舆论,甚至道德绑架。

我希望,人之初,性本善。

本文来自网络收集分享,不代表Pi酷萌短句文学的立场,如涉及侵权请点击右边联系管理员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pikumo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