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i酷萌首页
  2. 心情随笔

PiKuMoe-《把最好的献谁给》-诗歌赏析8

《把最好的献谁给》-诗赏析8

文/林长信(忻约)1995-7-24/(南非)侨声报-副刊

-人人心中都有些许梦想,这些美梦一朝真了,是全数留给自己?或–有一个值得呈献给他的对象?

>

地藏菩萨本愿经·第六》若有女人,厌女人身。尽心供养地藏菩萨…像,如是日日不退。常以香花、饮食、衣服、绘彩、幢幡、钱、实物等供养。…

>

张大千先生曾在电视的[故国山河]节目中谈及,他曾见过《从良女子与

丫鬟》,是在佛像前献上私藏宝盒的-幅图画。由女子之不舍,丫鬟之惊讶,可以看出画里的情感;所以这幅画因此而动人。

平凡的浮世生活,什么是人最大的心愿?是衣服饮食之丰足吗?是宝贝璎珞之满库吗?有人辛苦求道,询之于智者。智者以“恣汝所问,吾为汝说,汝当谛听。”然而凡胎果眞听得入耳吗?大道虽倾耳闻矣,却是仍在心中留个大问号,并且继续私藏住自己五衷内的珍宝。

>

瑞典[阿巴合唱团]团员自组[波拉唱片公司],两男两女自行作曲、伴奏、主唱。团员中的金髪女团员有“全最美的臀部”之誉,便于歌唱之际每作回身,飨观众以细腰翘臀,以尽声色之乐。正如其演唱的方式,其歌词自是从俗,但是虽俗而能唱片发行量逾「披头合唱团」者,则彼歌词中显非止情歌/情短尔尔。兹采其中一首来共赏。

>

昵娜!美妙舞霸》阿巴合唱团,1974

(火车鸣声)

天天大早她该上班,妳就看见她去赶火车。

是一张面容溶进人海中,

只是一个女人,无名无姓,

不是一个会教妳追想,

但是她真有点特色不同–

一旦妳得知了,我保证妳一定同意。

恰好我清楚她的小秘密,

一到周末夜,她就要变易。

#

(惊呼声、欢叫声)

*昵娜!美妙舞霸!

她此刻是舞场之天后,

这时才是她梦寐的她,好似仙杜拉*。 *灰姑娘.

昵娜!美妙舞霸!

谁能猜到她会变成这么一位;

而这才是她最爱的一个定位。

#

不过她也明了快乐快似风吹,

虽然她愿永做这一位!日日不退,

但地还是得回去赶上班,

去活另一个礼拜,梦随身,

溶入清晨那一排排似无尽头的长龙。

#

不会谈是非,

好生害羞又胆小,人人都当她很无聊;

任谁都不知晓她的小秘密,

她那放在心尖的周末夜。 (自*号反复唱)

#

她诚愿做这么一位,

昵娜!美妙舞霸!

她此刻是舞场之天后。…

>

昵娜就是你我。庸碌的我们在人际关系未尽理想,我们的社会也也不够祟伟;但我们心底仍然都有个小秘密,那是另一个[你有所不知]的我。我在舞场的掌声中的动魄演出,我偏不想告诉你。凡人在衣食、安全的满足之后,要有“自我认可”,要有“社会归属感”,要有“成就感”。昵娜把在舞场的成就藏匿于内心深处,是不与同事分享的私密,你没奈我何。

我天天周一到周五的朝九晚五是唯唯诺诺,死气沉沉,好像是个奴隶,真是天生受了什么咒诅似的;然而其实我是活蹦乱跳的活人,我是个自由自在的舞场天后–美妙舞霸,我才是满溢天宠的。你知道吗?你不知道–活该你不知道。

与其说周五夜的变易是昵娜的最好,倒不如说这个秘密的【拥有】才是个更好。只要在秘密不被掀白之前,昵娜都一直和这个秘密好好的一起活着。

>

于是我们要问,那些已经是举世知名的舞后舞伶者,她们还剩下什么可追求的趣味呢?莫怪!莫怪!这些舞后舞伶她们已更上一层,有另一种更深的秘密矣。只这个秘密她仍未肯与芸芸众生道出。

昵娜昵娜!这秘密是妳的最好,妳打算呈献给谁呢?在什么时候妳才要献出呢?人生的舞场最多也不过有百年的五十二个周五之夜,终有昵娜的最后一夜与终舞之曲。

昵娜!今日在侵晓的晨烟里,那挥翻着长长金发与飞天彩带,踏着梵呗的节奏,以伎以舞的妙女子,可曾就是妳吗?//

本文来自网络收集分享,不代表Pi酷萌短句文学的立场,如涉及侵权请点击右边联系管理员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pikumo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