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i酷萌首页
  2. 心情随笔

八岁到十八岁,中间隔着十年,十三岁到二十三,这之间却隔着一生!

和朋友从酒吧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二点了,我没有醉。我是喝不醉的,其实是不想让自己醉而已。酒可以喝,但不能醉,这是我自己的准则,从来没有例外。不想成为别人的负担,也不想丢自己的脸。我喝酒可以,但适可而止,不醉、不吐是大前提。最近朋友经常来访,不方便拒绝,喝酒的频率开始有点频繁。

  对于我而言永远没有喝醉的必要,我始终找不出自己必须喝醉的理由,于是总是清醒着。醒时虽也恍恍惚惚但总比醉时好。醒时思维都不够清晰,大脑不好使,醉了还得了?我不喜欢喝酒,从来不会一个人喝或想着要喝,喝总是因为有朋友,不得不陪人家,喝酒对我而言完全是一种男人的社交,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男孩子、男人们在一块除了喝酒、吃饭很难找到别的游戏和娱乐方式。在中国的任何场合、任何地方、任何部门,酒局、饭局永远是绕不开的话题。我好像不能例外,也被这个规则规则着。

  回到宿舍,打开电脑,准备把喝酒失去的时间补回来。随意打开了电脑,偶然间看到了两篇文章,一篇题为《我今年二十三岁》,另一篇题为《当你已经接近二十三岁的时候》。不用数也知道,我今年也是二十三岁。这样的文章没有太大意义,都是些教条,我一般是不看的。可是想到自己也是二十三岁就想看看。

  其实不看不知道,还些文章对于普通青年男女来讲写得比较不错。他们会像传教士一样告诉你,什么时候要戒斋、什么时候要吃素、什么时候去教堂,在吃素期间不可以吃荤,但可以吃鱼和兔子,葡萄酒象征着上帝的血,要用羔羊来祭祀上帝等等。如果你和他一样普通、一样世俗、一样没出息、一样悲惨、一样可怜,那么你是可以相信他的,新教说了只要信仰即可获救。

  《我今年二十三岁》是二十三岁男女的共同心声。在中国法定成年对于大学生来讲不是十八岁,而是二十三,因为这一年绝大部分人大学毕业,开始找工作、开始上班,开始养活自己,开始为自己的人生、将来考虑,从学生角色转变为社会人。焦灼、迷茫、不安是很正常的。可是我已习惯了忽略,我和他们真的不一样。

  《当你已经接近二十三岁的时候》更多的是从感情方面入手,告诉男生女生们如何理财、如何恋爱、如何规划自己的人生、如何回到现实中来。写得也很不错,对于绝大部分人是管用的,都值得一看。我也有所启发,不过不是太管用,而且很多早几年前就想到了。我也搞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那么早熟,也许是因为哲学的缘故,青少年学哲学原本就是一个错误。

  我决不拘泥于文章,那对我没有太大意义,它们告诉你的和传教士的布道没有任何区别。总是以为自己代表着万能的上帝,总以以上帝的口吻来说话,总是以为自己的话就是绝对真理,永远是对的。他们把别人都当成了傻瓜,生怕别人不知道人生在什么时候该干什么,于是他们亲自教你怎么吃草,并拿自己做示范:他们就是那样吃草的,你也因该和他们一样。

  可是在我的世界里没有上帝。假设历史上有过,那么也在我降临人间之前死了,反正我没见过,也不相信,我没有贿赂过他,他也从来不给我好处,充其量就是不存在。无论是上帝还是鬼神和人世间的凡人没什么区别,都是需要贿赂、都需要有好处,你不贿赂他他就不帮你,于是要祭祀、要祷告、要忏悔、要赎罪。有钱能使鬼推磨,无钱面谈!

  我只是考虑自己。“二十三岁”这几个字就像闪电划过我的心扉,撕开了一道口子,久久无法弥合。于是我不想入睡,清醒的大脑不得不迫使自己思考自己的二十三岁。说独立,我独立好多年了,至少大学四年养活了自己,大约始于十九岁。这些年小的挫折不断,大的没有,于是二十三岁我本科毕业了。

  恋爱,我一直没有。也许像刘若英所唱的那样,当孤单变成一种习惯,就不去想该怎么办。可是最近听说好像她结婚了。因为没有恋爱就不会因为那些事情缠绕、烦恼。记不得说过“大学里不谈恋爱基本上是没什么烦恼的”,也许不尽然,但我倒是可以证明事实真的如此。也有自己喜欢的,也被人喜欢过,可我不想在这个时候坠入爱河,想做的事情太多。

  六月我毕业了,在毕业的前几天辞去了工作。我是三月份开始上班的,在一家软件开发公司坐办公室,任务很简单,待遇还不错。我认为那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和人生,于是就跑了出来。三月份的时候还去面试过另一家公司,让我毕业后过去上班,但我没去。找工作对于我真的不是问题,但我不喜欢被束缚住,我需要自由。

  什么票子、房子、妻子、孩子、车子“五子登科”与我没关系,都是些无聊人搞出的要命游戏,不介入他们自然就不会被潜规则。票子不多能吃能住就行,房子太大、太沉扛不起来、拖不走,妻子还素未谋面,孩子还在原始状态,车子还在千里之外。对他们实行“散养”,到那一天需要了再去找。

  既然上帝都死了,传教士也该死,虽还没死,但活着和死了没有任何区别。这种现象就好比一座神庙里面没有神。我是“异教徒”,无论你宣讲《我今年二十三岁》,还是《当你已经接近二十三岁的时候》对我都没有任何意义。让那些飞机醒世良言、劝世忠言见鬼去吧!不对,应该去见上帝。

  我既是上帝的掘墓人,也是传统的颠覆者。那些伪君子、伪道德、伪伦理别想再束缚住我。所有的上帝真言、所有的伦理道德、所有的价值取向,不过是好事者编出的一个谎言,用于恐吓那些胆小怕事、安于本分的人。无聊的聪明人假借上帝之幌子开了一个国际玩笑,让绝大本分人被愚弄。

  给我一个自由的空间,我可能会成为天才,即使差一点也是个人才,只要加以束缚我就只能是个芸芸大众。我的所有潜能和才华只有在自由的空间里才能发挥出来,我的身上有太多的艺术家气质,可以为自己喜欢的事业献身、不惜一切,但我永远不能缺少自由。之所以不谈恋爱和我需要自由有很大关系,我需要的是精神上的慰藉,而不是现实里的束缚。我为自由而生,爱自由爱过自己的生命。

  二十三岁的这一年我本科毕业,辞去了工作,成为了无业游民,靠写点文字、打点零工过活。本来有机会调剂我放弃了,有很好的工作但我放弃了。也许是有些疯狂,但我不想轻易改变自己、改变目标,我不是随意而安的人,要活就要活出真实的自我。我还没有想过放弃自己、放弃希望,哪怕是拼到头破血流也决不放弃!

  活着,作为一个实体存在,我就应当轰轰烈烈。像流星划过苍穹,哪怕天空不会留下我的痕迹、哪怕在燃烧的时候牺牲着自我,我也要发出光和热,用光芒刺痛黑夜的眼睛,用火热将天空烧灼,用自己的方式向世界表明自己曾今来过。我之所以活着,是为了完善自己、实现自己的价值、体现自己的存在意义,而不是为了穿衣吃饭或为了生活。

  我不愿平凡,更忍受不了平庸,不想在平淡中死去,所以我走的不是常人的路。只要自己觉得值得,哪怕是铜墙铁壁也敢碰撞,头破血流也敢担当。早已过了爱做梦的年纪,但我依然会坚持自己。也曾有同事、朋友告诫我要现实一些、要世俗一些,他们说我太幼稚,我想他们是出于好意,但只能哂笑之。他们根本就不了解我,愚蠢人总是喜欢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用他们所经历、所能考虑的模式来套我。总以为天底下的脑袋都和他们一样白痴、一样傻。从来没想过我可以活得和他们完全不一样。

  我就是我,永不妥协、永不放弃,只要还活着自己的旗帜就不会倒下。站着是一座山,倒下了是一条河,成功了为人榜样,失败了给人警醒,我为什么不坚持自己,为什么要按别人说的去做,为什么要妥协于世俗?我宁愿像唐吉可德一样活着,也不愿沦丧于世俗。我宁愿是人们的嘴角笑柄、茶饭谈资也不愿默默无名,宁愿杀身成仁也不愿苟且偷生。

  既然一个人不可以踏入同一条河流,既然每个生命从来就不曾雷同,我就不应该去遵循特定的、常规的生存模式,更应该让生命演绎得轰轰烈烈、独树一枝。在这个世界里,我没有参照标准,没有参考系,更不愿活在别人的人生模式里。别人不应该左右我的人生,无论是父母还是别人,我的人生属于我的灵魂,而我的灵魂则属于我自己,我不需要上帝,在我的世界里没有上帝,自己是自己最好的主宰,自己就是自己的宇宙、自己的全部。

  今年,我二十三岁。二十三岁的是我,是我的二十三岁,无论是非对错,让我自己走、自己闯、自己摸索。不用谁教导、不用谁警告、不用谁建议,如果是生命使然,我接受未知的挑战。你把要做的、该做的、能做的都告诉了我,而我还遵循着你的原则,那我就不具有存在的意义和价值,只是按图索骥而已。人生正因为无法掌控、不可预知才变得富有意义和情趣,但人又偏偏不知死活的想掌控自己的命运,其实这是世界上最大的悖论。

  今年,二十三岁,我就是我,我只是我,闭上你的狗嘴,什么都不用说,不用教我该怎么做,我的人生让我自由抉择!

本文来自网络收集分享,不代表Pi酷萌短句文学的立场,如涉及侵权请点击右边联系管理员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pikumo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