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i酷萌首页
  2. 好句

PiKuMoe-我家的衣柜回忆散文

我家的衣柜回忆散文美文

在今天很多人家里,对于衣柜的追求不仅仅是实用,还要好看、有创意,而在几十年前,衣柜是很多人家里的奢侈品,对于衣柜的追求也限于实用,在慢慢的发展中,衣柜也越来越漂亮。下面给大家带来的是我家的衣柜回忆散文美文欣赏

我家的衣柜就是一个很普通的木头大柜子,里面分门别类地收纳着我们一家人一年四季要穿的衣服。这些衣服都很普通,既不是名牌,也不张扬炫目,但都干净整齐,令人穿着感觉舒服。我家的衣柜从形式到内容都很朴素,可以说是千万平凡家庭中的普通衣柜的一个缩影。我家一共三口人,父亲、母亲、我,我们的日常衣物,都由母亲负责添置和整理。所以,母亲整洁与朴素的风格,也直接地映照在了我们的日常穿着上。

母亲年轻的时候,也是非常讲究穿着的人,大到整体风格,小到一针一线,母亲都有讲究的眼光,母亲是个对生活和审美有追求、有要求的人。但是,生活总是充满了或大或小的意外,人的追求与热爱,并非总能如愿以偿地伴人终生。我的降生,从根本上改变了父亲和母亲的人生,是我将他们从梦想的云端,拖到了冰凉的泥潭。我从一出生起,就患上了先天性肌迟缓症,成了一个必须要靠人照顾才能存活的终身瘫痪者。从我病症显露的时候起,我的父亲和母亲,就告别了阳光灿烂的日子,带着我踏上了与绝望抗争的道路,艰辛磨难年复一年,跌倒流血家常便饭。强颜欢笑和苦中作乐成了生活的主题曲,我的母亲和父亲,又哪里还会有心思去考究穿衣打扮这种锦上添花的事情?审美之花,永远在距离苦难一丈开外的地方盛开。于是,最起码的整洁,就成了母亲对穿衣的唯一要求。这就是客观命运对人主观意识的改变。

从小到大,母亲从未给我穿过一件邋遢的衣服。虽然在别人的眼中,我只是一个瘫痪的小孩,一个家庭的累赘,但是在我父母的心里,我和其他家庭的独生子女没什么区别,父母总是尽可能地让我过上最好的生活,让我吃得好、穿得好,让我接受最好的教育。母亲总是希望我能穿得体面一些,不要让人第一眼就看轻。还记得小的时候,母亲经常会买一些线团,在家里给我织毛衣,我看着觉得好奇,就也想学织毛衣,母亲不许,母亲告诫我说,男孩子长大了一定要做大事,如果从小就喜欢上了鸡毛蒜皮的事情,长大了还怎么能有出息。我的父亲和母亲,心里也是有着望子成龙的念想的,他们并不因为我的瘫痪而视我为废物,相反,他们莫名总是相信,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这让我觉得,我从不低人一等。

后来我长大一些了,母亲开始经常去裁缝铺里帮我订制衣服。那个年代,衣服的种类和尺码还是比较有限的,没有什么胖子装。我从小的时候起,体型就因病而臃肿,超出了一般胖的范围,所以,我所穿的衣服和裤子,靠买一般都是买不到的,只能找裁缝订制。母亲几乎从来都不给她自己做什么衣服,可是却年年都会给我和父亲做许多的新衣服,有些新衣服一时还用不着穿,母亲就会将它们整整齐齐地都叠好了,干干净净地放在衣柜里。母亲有时候会对父亲说:趁我现在还走得动,要多给你和儿子准备好一些新衣服,万一有一天我病倒了,谁来给你们置办衣服哟,都是今天不知道明天的事儿。父亲经常会为此感到心酸。残疾人家庭的风雨飘摇感,终究是无法抹去的,那种在人生无常面前难求安逸与永恒的悲凉,外人是很难体会的。

我所穿的衣服,除了尺码要大以外,面料还不能滑。因为我的日常起居,都要依赖于父亲的抱来抱去,所以我身上穿的衣服就不能太光滑,否则的话,父亲将很难抱起我。父亲身上穿的衣服也不能滑。比如,父亲要抱我的时候,就万万不能穿羽绒服。我因为长年坐着不动,特别容易冷,血液循环也不好,所以,我所穿的衣服和裤子,还特别要宽松,如果是冬衣的话,还特别要保暖。诸如此类,都是我们在穿着上的一些特殊性,外人一般难以想到,只有母亲能为我们准备得面面俱到。衣柜里看起来普普通通的一件件衣服,都是母亲对这个家的用心之处。

本文来自网络收集分享,不代表Pi酷萌短句文学的立场,如涉及侵权请点击右边联系管理员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pikumo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