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i酷萌首页
  2. 好句

PiKuMoe-南京印象经典写景散文

南京印象经典写景散文

南京的印象,不是初来时汤山温泉的记忆,而是定格在街道两旁的法国梧桐。南京有太多的梧桐树,车子左拐右拐,两旁都是高大的合拢起来的梧桐,以至于分不清这条街是否刚才的那条街。

十二月的冬,满树的梧桐叶在风中摇曳,让人感觉秋意仍浓。偶尔看到叶片坠落,竟有些不舍。长长的街道,被梧桐延绵的看不到尽头。梧桐树上的天空,蓝得透明,叶与叶的空隙填满了灿烂的阳光。很想下车,只是在梧桐树下漫无边际地行走,看着梧桐叶在脚下翻飞,听梧桐叶落地的声音。

有时候生命会有幻觉,比如南京玄武湖边的银杏树,金黄的落叶如蝴蝶般在风中飘飞,有情侣牵手走过。而我不曾去过。有时候觉得自己可以是一只蝴蝶,飞到自己想去的任何地方。而我从来没有翅膀。

在1912街区星巴克宽宽暖暖的沙发里静静坐着,任由拿铁恰好的温度在掌心晕开。梧桐叶仍在二层小楼的窗口顽固摇曳。我在窗内看叶片坠落,看繁华飘零。心里面有些感情,不知用什么方式表达出来。

那天,去看了总统府。宽阔的大门正在修缮,有着特殊意义的旗杆也被工程架遮挡。但600多年前的总统府,仍然英姿飒爽。

行走在府内大道上,即刻有种包容感。驻足在府内大墙巨幅照片前,因被吸引而细细观看。不时有游人穿行而过,风带来微微寒意。

穿过中式建筑风格的大堂,看过太平天国时的朝房,看过孙中山临时大总统的办公室、起居室,参观那时蒋总统的办公室,看到很有西方味道的电梯,很是喜欢,于是在门前留影。看民国时背对背排着靠椅的会议室,钻过略有些阴悔的防空洞。

煦园,明朝初年为汉王府花园。煦园是典型的江南园林。园内假山随处点缀,高大不知名的参天树木下湖水平滑如镜。我在美丽的石舫前留影,我不知道何时还会再来,但我知道有些错过,会是终生。

第二日午后,来到听过太多次而始终不曾得见的夫子庙。对她充满期待,却有点小小失望。商业气息浓厚,一如来到苏州观前玄妙观。同伴早说社会如此,不必耿耿于怀。看古时候最大的科举考场——江南贡院,得知唐伯虎、郑板桥等都是此院考生。那时规模庞大的考场,如今却只剩下一隅旧址,叹可惜。

用脚步丈量,用眼神秒杀,夫子庙就这样轻轻抛开。好在街道上同样栽满梧桐,感觉亲切。

南京夫子庙,鸭血粉丝汤。那么好吧,在价廉物美的回味连锁店里,喂喂肚子,暖暖身体。这时候食物本身没有太多意义,只因了身在南京的苏州人。

秦淮河的夜晚,是万万不能错过的。河岸两边,霓虹灯闪烁,河北是夫子庙景区,喧嚣的人群,琳琅的商品。河南,则是美食一条街,安静的街道,古典的玩物。这里的步行街很纯粹,街的尽头都有回转的栏杆专供行人通过。不像苏州的观前,步行街上不时有汽车一路鸣着喇叭穿过,叫人厌恶。在这里行走,心里欢喜,悠悠然哼起电影中的秦淮曲,月色下,恍惚看到秦淮女子抱琵琶迎面撞来,留下满地馨香。

很多时候,你会想起很多的往事,很多的记忆,不会一个人天荒地老,即使没有结局。等我老了的时候,我会想起,曾经在某一日,看过南京翻飞的梧桐叶,想象过南京玄武湖边金黄的银杏叶象蝴蝶般在风中飘飞。想起在星巴克,温暖的沙发和香浓的拿铁。还有那个梦幻的秦淮女子,她的琴弦不知何时再拨动?

不知道在往后的日子里,我会否牵挂这座城市。它有着六朝古都的底蕴,有着太多一人抱不过来的粗壮梧桐,有着琵琶声声馨香的秦淮女子。

我知道有些结局还没有定下,有些记忆还需封存。但每条街道上高大的顶端都合拢起来的法国梧桐,在寒风中弥漫了整个城市,给了我南京之行回忆的支点。

本文来自网络收集分享,不代表Pi酷萌短句文学的立场,如涉及侵权请点击右边联系管理员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pikumo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