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i酷萌首页
  2. 好句

PiKuMoe-以蜂花蝶为题的散文

以蜂花蝶为题的散文

从村子里走过,见有人家屋后种了几棵丝瓜,藤蔓顺着瓜棚往上爬,一路爬到屋顶,堆在瓦块上面,巴掌大的叶子,风里翻梦,不知道它们的梦里,是不是亦有蓝天白云、烟火人家,寻常且温暖。

拙而野的瓜蔓轻轻巧巧托着二三十朵黄花,明亮亮的,照着人的眼,便是眼里结着漠然也要被融化。又觉得,它们像是一群小喇叭,向暖而吹,声音明朗,招来了蜜蜂,招来了蝴蝶。

你看那小蜜蜂是疯魔了吧?一门心思扑在花心里,转个圈儿,打个滚,不消一会儿,身上、翅膀上都是花粉盈盈了,还要赖着不肯走,大有坐在花瓣上小憩一阵子的架势。

蜜蜂,我是不敢近的,只因了小时贪玩,有一次看见水里浮着一只,便伸手去碰了一下,明明是已经失了温度的躯体,天知道它是借着怎样的意念蛰了我。手指有些痛,悻悻的,缩了回来,又不敢与大人讲,只是再也不相信书上说的“蜜蜂是人类的好朋友”之类的话了。

好朋友怎会欺我年幼无知?这顽固的小东西,还是远观的好。远远看着,蜂儿如同一个顽劣的孩童,失足跌进花的蜜粉里,沾了一身香,如此自得其乐。

而蝴蝶呢,自然不像元曲里写的,“三百名园,一采一个空”那样多情、“轻轻飞动,把卖花人扇过桥东”那样狂妄,只见一双倩影一前一后蹁跹过了跟前,我想说它们轻薄如纸,但纸张分明是枯槁的失了灵魂的薄页,又怎能用来比拟蝴蝶的轻灵与美呢?

倒不如说,蝴蝶是花儿转世的情人。它们循着风声,循着水响,凭借一缕淡薄的忆记来寻这一朵朵隔世离空的花颜,与花儿一番缠绵,一番痴恋。

在我的眼里,蝶恋花,是个唯美故事。这三个字,若是用作词牌名,亦是一个极其缠绵又极尽旖旎的名字,一点儿也不含蓄地,渲染着那年的繁盛花事,由含苞待放一直到荼靡,生生的,让人读出缠绵悱恻的意味。

我喜欢蝴蝶与花儿,一定早有根由。

妈妈刚嫁过来的时候做了两对绣花枕头,一对是藕花鸳鸯图案的,我曾用白纸临摹,把两只鸳鸯画得像小鸭子,一点华彩精神也无。也画藕花,圆圆的叶子,莲蓬,花骨朵儿,一边画一边在心里生了爱慕,但是始终没有人采来送我一朵,是为憾事。

另一对则绣了一片粉艳艳的花,边上有蝴蝶掠过花瓣低低飞落,蝶翅上的花纹极美极美,绣线是用了鲜明的颜色,黄、绿、青、蓝、与浅浅的粉,又艳丽,又协调,我再没有见过这样好看的蝴蝶,也不明白它们怎么就飞到枕上了呢,是不是妈妈绣的花有香?忍不住把脸埋进枕头里,深深地嗅,不觉光阴过午,也不见花儿被我捂出香味来,倒是蝴蝶依旧翩翩,成双。

翩翩,飞过山川与河流,飞过丛林与草木,在蓝蓝的天空下,一前一后悠悠闲闲,在花间流连,沉醉不知归路。

本文来自网络收集分享,不代表Pi酷萌短句文学的立场,如涉及侵权请点击右边联系管理员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pikumo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