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i酷萌首页
  2. 唯美日记

曾几何时碧玉年华

著名作家三毛说:“一个朋友很好,两个朋友就多了一点,三个朋友就未免太多了。知音,能有一个已经很好了,不必太多。”

微风吹起你白色的百褶裙,裙角轻轻飘扬,你手上还戴着那条刻有“一柄素伞荷花塘 十滴雨露丹心漾”的DIY手链。你的笑容摇摇晃晃,忽而模糊,那是泪水浸湿了眼眶;忽而明亮,那是泪水滚落留在脸上的痕迹。我们曾经是单纯的孩子,我们希望能单纯一辈子,如果可以,我再也不要长大你再也不要离开好不好。

清晰的话语缓缓吐出:

“就称她为M吧。M和N是同窗十一年的同学,她们之间的关系比亲姐妹还更胜一分。哪一方发生任何事情时,第一时间想到的一定是对方。有时候受了委屈,本来可以像女汉子一样摔倒后潇洒地拍拍膝盖继续向前冲,可对方一句‘怎么了’就会瓦解自己内心构筑的城墙。

“可是啊,现实总是会让我们接受冷水的洗礼,并彻底清醒过来。7月18日是M的生日,在十二岁后的每一个生日,N都会送她一份小礼物,那一年也不例外。就在她发愁今年买礼物的钱时,班主任周老师告诉他们本月7月10号要举行省级语文知识竞赛,获奖后不仅会领到荣誉证书,像本校这样的好学校也会发奖金。N得知后,粲然一笑,她深知她俩的语文底蕴都很好,不巧的是M当时在下楼时扭伤需住院一周。当N告诉M时,M紧握着她的手拜托她向周老师给自己争取一个名额。在她的印象中,M很少这样失态,所以一口答应了她。回到学校,周老师已经定好了人,她和语文课代表。课后,她去找周老师商量,但周老师说名额有限每班两人,M受伤不能去参加比赛,而她俩实力相当。她一次又一次地找周老师给M一个机会,但是周老师表示不同意。

“去医院看闺蜜的时候,N一直欲言又止。到M边吃苹果边问语文竞赛的名额有几个时,她心里‘咯噔’一下,不敢看她的眼睛,扑到她的床边涕不成声。她呜咽着说完,然后不停地责备自己没有做到答应她的事情。M安静地听她说完后,放下苹果扶起她,用衣袖给她边擦眼泪边安慰:‘没关系的,这一次错过了还有下一次啊,你不是说你的就是我的吗?那我们谁去不都一样好?’她真的相信了M说的话。那日是17号,她到礼品店用奖金买了书灯作为生日礼物送给她。回到学校后却得知M已经转校这样一个犹如惊天霹雳的消息。”

“她没有找过M吗?”杨初晓看到她慢慢发红的眼睛,发问缓解气氛。

“怎么会没找过,各种联络方式她都找过了。M是她在这个世界上除了姑姑以外第二个亲人了,她视M为生活的一部分。她的姑姑是一家小公司的会计,没时间照顾她,所以她长期住校。可是现在M走了。她那段时间很落魄,有时莫名大笑,有时莫名流泪。每天神魂颠倒,她的成绩也一落千丈。这时,周老师的一番话点醒了:‘N,不管你经历了怎样的撕心裂肺,失去了多少你在乎的人,早上醒来后这座城市依然人语喧嚣,灯火辉煌。没有人在意你失去了什么,没有人关心你的不悦。这个世界不会为了任何人停下前进的步伐。老师相信你会挺过去的,加油!’从那以后,她开始奋发图强,让自己的生活变得丰富忙碌起来,甚至有时候累到沾枕头就能睡着的地步。她心里默默地说,有朝一日我会再见到M。”

“再后来啊,当她奋发图强好几个月后,终于进了年级前二十名。”

“N是你吧。”

魏雨点点头,补充道:“M叫夏荷。”

故事讲完了,杨初晓心里却百感交集。

……

多少个夜晚,多少次午夜梦回的时候,魏雨躲在黑暗里,思念几成疯狂,相思,像一条虫一样慢慢啃着她的身体,直到她成为一个空空茫茫的大洞。夜是那样地长,那么黑,窗外的雨,是她心里的泪,永远没有滴完的一天。在青春的舞台上,夏荷没有演绎完就独自走下了台,留她一人独自书写着惆怅。青春如梦,流年易逝。它不是风花雪月,不是红杏绿柳,它是生命的必经阶段,是我们成熟的转折点,是我们拥有过的标志。曾经的那个人出现在她的生命里,可是最后却如烟雾般消失,而那个人的声音成为她脑海里最动听的音乐,无法复制,绝无仅有。

魏雨曾幻想,某年某月,在某个街角的路口遇见夏荷。

淡而微亮的余霞中,她清晰地看见了夏荷熟悉的脸庞,还和旧时一样。她们没有牵手,没有拥抱,也没有寒暄。只是浅浅一笑,只是说了一句:“认识你,真好。”

    本文来自网络收集分享,不代表Pi酷萌短句文学的立场,如涉及侵权请点击右边联系管理员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pikumoe.com